Bunny.♡

什么时候我们能责备风,就能责备爱。

草莓蛋糕。

无脑,OOC,随手。
送给朋友的段子……他喜欢草莓小蛋糕,就为她写了这篇安雷。看看就好了。

如果不是因为和雷狮纠缠到太晚,安迷修或许不会因为早起太迷糊而搭错班车。
这也让他意外的发现了那家草莓蛋糕店。
安迷修喜欢草莓蛋糕。
新鲜烘烤出来的蛋糕上点缀了一层层柔软的奶油,酸甜的草莓镶嵌在其中。精致小巧的模样吸引了安迷修,他路过的时候不由得心下一动。草莓蛋糕的旁边有一个用奶油做成的牌子,那上面写到——
※美味的草莓蛋糕哦~邀请对象一起来吃吧!想和你甜长地久♡
安迷修的脑海中浮现出雷狮的脸颊——
“这家蛋糕看起来还不错,那家伙会喜欢吗……”安迷修思索,要不要约雷狮出来一起吃个草莓蛋糕?可那样会被他笑话的吧,一个大男人喜欢这种外观可人的草莓蛋糕,他不知道别人怎么想,邀请的话语说出去肯定免不了雷狮的一顿笑。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大半,才慌张的跑去最近的公交站台——
到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中午了,怕是这个月的全勤又没有了。处理完部分公事稍微停下来歇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开始抱怨。打开手机给雷狮发消息抱怨工作太多,还没有吃饭很饿,对方秒回,发来了一张张图片,点开一看是一张张丰盛的美食大餐的图片,安迷修抱着泡面哭笑不得,雷狮越来越皮了。
犹豫了一下,安迷修还是点开语音消息对着手机说道
“雷狮,今天我下班去接你。一起……去吃草莓蛋糕吧?”

预告片使我原地爆炸。
疯狂吸嘉!!!

假车。GO。

难吃的狗刀粮。OOC。
※大天狗视觉。
※自渎注意。



“妖刀……”
试着低声呼唤妖刀姬的名字,脑内一闪而过少女精致容与那双漂亮的眼眸。大天狗的内心突然像被什么狠狠击中了一样,羞耻感一瞬间笼罩了他,少年俊秀的脸上冒出一摸红晕。
他沉默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喜欢你。”
尝试着把那三个字说出口,在心底酝酿再三,一遍又一遍默念着。
“喜欢你。”
“我喜欢你。”
“非常喜欢你。”
茨木童子一众人还没有回来,大天狗像是做贼般心虚的,大叫着喊了他们几声。没有任何回应。确定他们不在之后,才沙哑着低声开口
“妖刀姬。妖刀姬。”
“我真的……真的非常喜欢你。”
反复着说,重复的念,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呼唤,想象着她听到这些话时的表情。大天狗的心像被什么压的喘不过气。他高兴,他激动,他喜悦,他倍感羞耻——他像是陷入了什么,呼吸不过来。自己一个人在哪里挣扎着想逃离。他试着拉开裤链,将手探入到深处抚慰。脑海里浮现出她的模样,注视她的眼睛,鼻梁,樱唇。还有洁白的颈脖,精致的锁骨,修长的双腿。这一切在他脑内显得色情无比,令他难忍诱惑自渎。
加快了抚慰的速度,大天狗的身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细汗,他直起身板来,汗水顺着面颊滴落到衣衫上他喘着粗气,极力适应这潮水般袭来的快感,他回想着平日里与心念之人的接触,无意间触碰到她柔软的肌肤——
他缴械投降。

为了熬夜而熬夜

随笔梗,记一下。
酒吞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大江山的花凋零了,地上满是血,酒葫芦滚到一旁,茨木抱着他的头哭。他愕然,想要伸出手去触碰茨木童子,却直接传过。等他醒来,大江山的樱花依然盛开,茨木童子也安稳的睡在他身旁。他轻啧一声,张开手掌盯着自己的手发愣,那个梦那么真实,以至于他自己都分辨不清是梦是真。伸手想去抓茨木童子,却又一次穿过,
他愣住了。
紧接着无边际的黑暗袭来,有什么画面闪过,那些图案模糊不清,他什么都看不见。他置身于无边际的黑暗,随记忆流逝而消散掉了。
黑暗的尽头,徒留茨木童子的呐喊。
可惜他无法回应,也发不出声音

死了都要ssr

随笔碎碎念……
大概是关于狗刀的一些想法和脑洞吧。ooc注意,私设有。
乱糟糟的,估计也不会细化……。
很喜欢狗刀这对,自己感觉这两个人不需要一见钟情啊,性格都是慢热的,一开始对彼此都是冷漠的。但是熟悉上之后确实是会那种模棱两可的感觉说不清。大抵是有点好感。那种『强大的妖怪』的定义,慢慢认可对方,性格也磨合起来,说上一两句话,也习惯彼此的存在。以前也想过两个人都在爱岩山的话,两个妖怪一起感受春天满山的樱花与桃花,夏日午后吹过清凉的风,秋日的刷拉落下的枫叶,冬日落在手心融化的雪。妖刀喜欢清静,大天狗也喜欢清静。会在安静的午后用笛子吹奏上一曲,『好听。』妖刀会这样想。无意中瞥见对方的侧脸,看风把旁人碎发吹起,心上也会涌出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大天狗是否也会有这种感觉呢?妖刀坐在树下,望着天空这样想到。这是奇怪的感觉呢。

妖刀很少去山下的小镇游玩,去游玩时,望着那些人类的东西她感到几分好奇。五颜六色的衣料,各种各样的食品,新奇有趣的人类玩具。好奇,想接近。她对人一直都是好奇的,想接近的。可她也深知自己是被诅咒的,不能与别人走近害怕带来麻烦。
“冰糖葫芦!又大又甜的冰糖葫芦,快来看看啊——”被一阵吆喝声吸引,妖刀转头,看见一个约摸13岁的女孩打开篮子,露出里面一串串站在远处盯着看,打量着。妖刀没有感受过『甜』,也没有品尝过人类的糖食。她只喝过清冽的酒,只感觉那是『辣』的,『苦』的。曾在庙里看见过人类供给神灵的东西里面有那些精致的糕点,也曾在树林里看见小妖怪们打闹着抢着从人类哪里偷取的糖果。但她没有尝过,可她既不是山神没有人类给她供上糕点,也不想像小妖怪一般去偷窃抢夺人类的东西。
像是心思被人戳破,小女孩提着篮子围了上来。“这个漂亮的小姐姐要不要考虑一下买一串糖葫芦!今天刚采的山楂,可新鲜了。冰糖也是刚调好的,甜味酸味都很重,可美味啦!”妖刀紧张的后退,想找点理由开拓“抱歉,我不喜欢。”“可是刚刚明明目不转睛的盯着呢!”女孩撅撅嘴“是因为没有带钱吗……算啦,给你吧!下次出门要带钱哦。”糖被塞到手上,妖刀感觉几分迷茫。人类有时就是这样奇怪,有着奇怪的理解,奇怪的举动,奇怪的『好心』。妖刀盯着手里那串冰糖葫芦,犹豫了一会儿才轻轻咬了一口。舌尖触及到外层的冰糖,甜味在蓓蕾上扩散开来。她想如果说这就是『甜』的话,那么,还不赖。紧接而来的是酸味,妖刀皱了下眉头,她不喜欢这种味道,果然还是『甜』更容易接受。大天狗感受过这种味道吗?妖刀咬着糖葫芦想到。下次给他带一点回去吧,他应该不喜欢这种味道……不过,谁知道?
妖刀想去找大天狗,但大天狗并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他会把妖气隐匿起来,行踪也飘忽不定,不固定在那个山头休息。妖刀决定沿着溪走,如果没有碰上大天狗,那么今日就算。

想要被别人所接纳,想要接触别人,想与他们走近。可是,『不能』。一直以来都是不能的,也没有人可以接受自己的存在,她只是一把刀,一把被诅咒的刀,会划伤别人的刀。所以不可以,是需要孤独的。
可是大天狗不会,他不是弱小的东西。妖刀姬第一次意识到,大天狗可以接受她的不详,她一直以来都是不详的,可是她却不害怕伤害到大天狗,因为大天狗是『强大』的,可以接纳她的不详,也只有大天狗可以接纳,她可以完全不用去害怕接近他给他带来不幸。
原来自己……一直是被接受的。
大天狗……如果是用人类的话语来表达,去理解,我对你,应该是称为『喜欢』的感情吧……。

真的没有人吃大天狗x妖刀姬这对拉郎吗……感觉他们俩超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