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

安心的等着你。

打算写一篇玉藻前和雪童子的《踏雪》。构思已经想好,周一上交了手机就现在本子上写。阿,他们是真的冷而好阿

车技练习。
未成年慎戳P2,短车。
练习一下。

遇见同好激动白日

兴许是因为兴奋的原因,名为帕洛斯的男人露出了危险的笑容。像狡黠的狐狸,又像凶恶的野狼。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刺激了他的大脑,于是他展现獠牙,撕咬猎物的血肉,于是他露出利爪,抓向猎物的心脏。是狩猎,更像游戏,或许这就是自然法则,弱者扑倒在强者的脚下呜呼哀哉,而他却露出堪称温柔的笑容,『没关系,不会那么快结束的。』他笑得时候眉眼弯弯的,很好看,金色的眼瞳中倒影出猎物的面容,像无底的白洞,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其中。倒下的人移不开眼睛,惊恐的看着恶魔留下了两行眼泪。
『哦呀,别哭啊。』
『我会更兴奋的哦。』

看着被大火燃烧的平安京,他恍惚间仿佛看见巫女,温柔的女人和他可爱的孩子一并被熊熊燃烧的烈火吞噬,可她一如当初的露出那般温柔的笑容,仿佛在鼓励着、安慰着他。
那笑容令他悲喜交加,像温柔抚摸,轻言软语的安慰,又像在为他伤口撒盐、悲愤雪上加霜。他的不满,哀怨和滔天怒火卷席了整个平安京,连带着那颗受伤的心。九尾的狐狸像地狱出来的恶魔,露出可怖的笑容。殊不知九泉之下的巫女也承受着这所有的一切,泪如雨下。

我想写雷安,《斯德哥尔摩情人》……。先给自己挖个坑!!提醒我

【狗刀】情有独钟

短篇。OOC有,私设有。

能被大家喜欢很开心。也希望大家都能喜欢这对。

——

我叫妖刀姬,是个开花店的。

与其说我是在卖花,不如说我是在养花。花期短暂,我只用心去栽培。照料的好了,路过的人见了欢喜便也买去,我也乐意。

我每天并不时刻呆在花店,偶尔我也在出门之时把店门打开,供旁人赏花。比起这些花都卖出去,我更希望有人能与我一齐欣赏这花,但我并没有掌握人际交流的技巧,几乎是没有什么朋友。会常来看花的人少,但还是有的。我抬头,看向远处街道对面的男子。

那人应是住在这附近的。我心下思索着,白发的男子每天都会在这街道对面停驻看花,有时呆的久,有时看一眼就走。日子长了我也注意到了,当我每次抬头盯上他的时候,他便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分明隔得很远,我却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停下看花的次数多了,我心里也萌生出一股隐秘的好感来。在这衣食无忧平淡无奇的照料花的日子里,每天都有他的影子。“是也喜欢花的知音吗?为什么不进来看看呢。”我问到

“不知道啊,刀为什么不自己去问问呢?邀请他进来看花。”端着茶水的花鸟卷笑到。她是这附近的人,喜欢在公园里栽花和唱歌吸引鸟儿。大概是因为同样对花有着喜爱之情,我们聊得还行。

“这样唐突的让别人来看花不太好吧······会不会打扰到他呢?”

“刀刀想多啦,这样没什么的。万一他跟你怀着同样的想法呢?就邀请他来看,不行的话就当是交个朋友喽,”花鸟卷轻轻说道“交朋友嘛,是你的必修课哦。你的朋友本来就少,你要尝试着多与他人交流哦。况且他每天都来看花,对花肯定也有喜爱之情吧。可以有一个经常交流的朋友是很好的事哦。我知道你要拒绝,没有可是哦。下一次来我要听到你们叫上朋友了呢。”

就这样,我开始计划着怎么与他交上朋友。心里把人们互相见面时打招呼的句子和表示友好的话练习着说了一下,却实在没办法实践。在我即将放弃的时候,他却主动推开了店门。

“你好·······我是大天狗,”他微笑着“我是想来问一下,这里有红色郁金香卖吗?我需要12朵。”

“啊·······有的。”我愣了,继而很快反应过来。我放下手中的花束转身去寻找郁金香。这个人进店来主动打招呼了,好意外。可现在我该说什么交朋友呢?我心下思索着。
“您是叫妖刀姬小姐吧,我从附近的人哪里听到的。我经常看见你在花店里面照料花,很幸苦吧。”他的声音自后传来,有些好听。“还好,照顾花不是很幸苦。我也,比较开心。”我顿了一下,“我也常看见你在外面看花,你很喜欢这些花吗?”

“我确实···非常喜欢。”大天狗的声音似乎低了一点,也许是我的错觉。“我平时确实很喜欢来看这里,我常看见你在打理花。我想你一定很了解花,月季和石榴都摆在向阳面,康乃馨和杜鹃则摆在里屋。你很清楚花的习性,那么你知道花语吗?”

“花语我知道,不过我不能记下所有花儿的花语。祝福的花和代表爱情的花很多人来问,我会把它们分好。”我心里有些开心,大天狗确实比较了解这些花。我和他聊天,也不会有与旁人聊天那般尴尬。

“紫银莲花的花语是什么?”他突然问道。我疑惑回过头去看他,

“什么······?“

他微微颔首,“我的意思是说······我刚刚想起来,沿着这条街道往回走,不远处有一个公园吧?公园的中心有着名为‘闲池’的小池,我在哪里看到许多荷花。荷花有很多种,银莲,白莲,紫银荷花等。我想请问妖刀姬小姐,请问你知道紫银荷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我轻轻摇了摇头,他却露出了微笑。他笑起来很好看,我现在才仔细打量起这个人来。他有着标致的脸蛋和紫色的眼睛,头发有些长,刘海顺着搭下。看起来比较清瘦,是一副君子样。“不知道也没关系,抱歉,有些唐突。”

啊,我心想这个人真奇怪,不给笑起来也挺好看的。我把郁金香花束扎好给他,

“没关系。35元,谢谢。以后其实可以,进店来看花的。如果有喜欢的,我可以送······”我顿了一下,有点难为情的开口“可以做朋友吗?”

“啊,当然可以!”大天狗微微露出惊喜的样子,“这种事情对我来说荣幸至极啊,非常感谢。话说回来的话,做朋友可不是一件小事呢,值得庆祝。”

“是吗?”我有些喜出望外,本来并不指望自己这样的人能够交上朋友,不想对方竟然如此轻松的答应并且对此感到喜悦。心下感到了一丝欢喜。“那该,怎么办呢?”

“妖刀,可以这么叫吗?那就送妖刀一朵花吧。妖刀店里的玫瑰可以单买一只吗?“

“可以。这朵花可以送给你。”

“谢谢。既然这只花算是妖刀送给我的,我也想另外再单独买一只回赠给妖刀。”他露出了温柔的表情,“我送给妖刀的这只花,与妖刀送我的含义大概是不一样的吧,”

“虽然可能突然又荒唐,但也不是一时的决定。我想表达的是,我对你一直情有独钟。”

——
紫银睡莲的花语是隐秘的爱,暗恋。
独送一只玫瑰的意思是情有独钟。

翻车了。。希望以后不要被盯上。

用了暖色调的滤镜哈哈哈
大夏天的热死妖了……💦

【帕佩】喜怒哀乐

意义不明,OOC严重!!私设严重。

想表达的意思也表达不清,有少量车!

写完迷茫,短,完。



雷狮海盗团曾在凹凸森林中见过一种奇异的花,生长在藤曼上,盘旋于丛林之中。花已成熟结果,花瓣却不像普通花儿一样掉光,而是将果实包围起来,堪堪露出一点儿。帕洛斯看着很是眼熟,却回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帕洛斯顺手摘来一个,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他摘下上面的花瓣,白而显露的有些青涩的果子露了出来。

帕洛斯恍然大悟,他随即把这果子掰开,鲜红的果肉展现在眼前。佩利凑到他跟前来,好奇的低下头来嗅了嗅,“这是什么?没有味道。”

“看起来很不错嘛,要不要尝尝?”帕洛斯笑着

“别吃,这地方我们不熟,指不定是什么有毒的果子。”卡米尔说到。

帕洛斯用手指挂起一小块果肉,放到嘴里尝了一下,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呀,这个好甜啊。”

卡米尔撇过头去看,佩利脸都快贴上去了“真有那么好吃?”他拿过果子,咬下一大口“哇哇,这个好好吃!”

他接连咬下两口,却发现帕洛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疑惑的看着帕洛斯,忽然感觉到嘴里一阵苦涩,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从中涌出一股股恶臭的味道。他急忙弯下身子,呕出一大口还未被消化的果肉。

“哇——呕。帕洛斯!!”

“哈哈哈哈哈,别,别打了,赶快吐干净了漱口。”

帕洛斯有时候真的觉得佩利蠢透了,老招式新招式对佩利而言百用百中。尽管这种小把戏佩利已经被坑过无数次了,可是他一直坚持执行着在哪里跌掉还能在那里摔跤的行为。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培养出佩利这种蠢得可爱的人呢?帕洛斯很好奇。有着一米九大个子的佩利完全诠释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句话。狼系男子的身材力量,大型犬只的头脑思维。帕洛斯摸摸佩利的头心想还真是奇妙的构造啊,他一个挺身深埋了进去。嗯,佩利的哪里也很奇妙呢。

“佩利,好狗狗,我有没有让你爽到啊。”帕洛斯很愉悦。

“额······做梦,没······滚蛋!”佩利把脸埋进被子里,口水糊糊了他一脸,他大口的喘息,断断续续的咒骂。

第二天佩利起床时顶起了大大的黑眼圈,他揉了揉毛躁的头,盘腿而坐。帕洛斯撩开他的后颈留下一个牙印。佩利不满的推开他,干嘛啊疼。帕洛斯转过佩利的头,说那我们接吻吧蠢狗。



帕洛斯有时候觉得,其实吧这样也不错。呆在雷狮海盗团确实可以有足够的积分,蠢狗佩利可以一直陪在身边。或许他充满贪欲的心会稍稍被填补一些。但这不够啊。帕洛斯垂了垂眼,他放开佩利,凑过去咬了咬他的耳垂。

“蠢狗,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你说什么呢!”佩利吼道,帕洛斯没有理他,自顾自的说道:

“从前有一个人做了很多坏事,后来他被一个组织救下了。他加入了那个组织,喜欢上了组织里的一个傻瓜。后来他叛逃了。傻瓜后来找上他,那傻瓜问他为什么叛变,那人说他没有叛变,他打心眼里就没把你们当伙伴,也从没把你放在心上。傻瓜破口大骂,可是他还没骂完呢,就已经被那人杀了。”

“傻瓜说,想不到。那人说想不到什么,想不到我会叛变了是吗?其实你早该想到了不是吗?是你太蠢了,大家早就怀疑过我,只有你想不到。傻瓜说,本来以为我们会当上第一打败全宇宙,想不到会是这样。”

“你说那个傻瓜怎么那么蠢呢?傻瓜自以为是的把那人当作朋友,殊不知他一直都被骗了。那人总喜欢说谎话,有时候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谎话。可是傻瓜偏偏那么相信他,真是蠢到不行啊。蠢到令人生气呢。那人一生做过那么多坏事,怎么会在意自己多做了一件呢?”

“什么啊!你从哪里听到的。”佩利不明白帕洛斯怎么突然开始讲起这种故事。

“无意间听到别人讲的,是很无聊的故事吧。”

“唔,要是他连自己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不知道,那他才是最蠢的那一个吧!”佩利说道

“也是啊,你说的没错呢,”帕洛斯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但他明明没有显得开心。“他真是最蠢的骗子了。”

“呀······算了。早知道讲了你这蠢狗也听不懂,下次就不给你讲了。”



帕洛斯早年被通缉时,曾跑到过一个物产丰富的小星球上去,在哪里尝过一种红色的奇异果子。初入口时极甜,这甜却不能持续多久。果肉暴露在空气中一会儿便会变得腥臭无比,难以下咽。哪种苦涩的感觉,他曾尝过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