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呱唧的咸鱼

一个什么都不行的咸鱼······其实也很想成为太太!但毫无存在感,常常被无意中无视,绝望
喜欢酒吞喜欢酒吞喜欢酒吞

怎么办怎么办,我太糟糕了,话多而且语死早啊啊啊啊啊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说错了,明明是想赞美却感觉啰里八嗦了一大堆废话,这样的话太太会觉得很烦的吧!?。会不会被太太讨厌啊,讨厌就算了,太太可千万别生气了qwqqq
我太糟糕了!!!

随笔碎碎念……
大概是关于狗刀的一些想法和脑洞吧。ooc注意,私设有。
乱糟糟的,估计也不会细化……。
很喜欢狗刀这对,自己感觉这两个人不需要一见钟情啊,性格都是慢热的,一开始对彼此都是冷漠的。但是熟悉上之后确实是会那种模棱两可的感觉说不清。大抵是有点好感。那种『强大的妖怪』的定义,慢慢认可对方,性格也磨合起来,说上一两句话,也习惯彼此的存在。以前也想过两个人都在爱岩山的话,两个妖怪一起感受春天满山的樱花与桃花,夏日午后吹过清凉的风,秋日的刷拉落下的枫叶,冬日落在手心融化的雪。妖刀喜欢清静,大天狗也喜欢清静。会在安静的午后用笛子吹奏上一曲,『好听。』妖刀会这样想。无意中瞥见对方的侧脸,看风把旁人碎发吹起,心上也会涌出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大天狗是否也会有这种感觉呢?妖刀坐在树下,望着天空这样想到。这是奇怪的感觉呢。

妖刀很少去山下的小镇游玩,去游玩时,望着那些人类的东西她感到几分好奇。五颜六色的衣料,各种各样的食品,新奇有趣的人类玩具。好奇,想接近。她对人一直都是好奇的,想接近的。可她也深知自己是被诅咒的,不能与别人走近害怕带来麻烦。
“冰糖葫芦!又大又甜的冰糖葫芦,快来看看啊——”被一阵吆喝声吸引,妖刀转头,看见一个约摸13岁的女孩打开篮子,露出里面一串串站在远处盯着看,打量着。妖刀没有感受过『甜』,也没有品尝过人类的糖食。她只喝过清冽的酒,只感觉那是『辣』的,『苦』的。曾在庙里看见过人类供给神灵的东西里面有那些精致的糕点,也曾在树林里看见小妖怪们打闹着抢着从人类哪里偷取的糖果。但她没有尝过,可她既不是山神没有人类给她供上糕点,也不想像小妖怪一般去偷窃抢夺人类的东西。
像是心思被人戳破,小女孩提着篮子围了上来。“这个漂亮的小姐姐要不要考虑一下买一串糖葫芦!今天刚采的山楂,可新鲜了。冰糖也是刚调好的,甜味酸味都很重,可美味啦!”妖刀紧张的后退,想找点理由开拓“抱歉,我不喜欢。”“可是刚刚明明目不转睛的盯着呢!”女孩撅撅嘴“是因为没有带钱吗……算啦,给你吧!下次出门要带钱哦。”糖被塞到手上,妖刀感觉几分迷茫。人类有时就是这样奇怪,有着奇怪的理解,奇怪的举动,奇怪的『好心』。妖刀盯着手里那串冰糖葫芦,犹豫了一会儿才轻轻咬了一口。舌尖触及到外层的冰糖,甜味在蓓蕾上扩散开来。她想如果说这就是『甜』的话,那么,还不赖。紧接而来的是酸味,妖刀皱了下眉头,她不喜欢这种味道,果然还是『甜』更容易接受。大天狗感受过这种味道吗?妖刀咬着糖葫芦想到。下次给他带一点回去吧,他应该不喜欢这种味道……不过,谁知道?
妖刀想去找大天狗,但大天狗并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他会把妖气隐匿起来,行踪也飘忽不定,不固定在那个山头休息。妖刀决定沿着溪走,如果没有碰上大天狗,那么今日就算。

想要被别人所接纳,想要接触别人,想与他们走近。可是,『不能』。一直以来都是不能的,也没有人可以接受自己的存在,她只是一把刀,一把被诅咒的刀,会划伤别人的刀。所以不可以,是需要孤独的。
可是大天狗不会,他不是弱小的东西。妖刀姬第一次意识到,大天狗可以接受她的不详,她一直以来都是不详的,可是她却不害怕伤害到大天狗,因为大天狗是『强大』的,可以接纳她的不详,也只有大天狗可以接纳,她可以完全不用去害怕接近他给他带来不幸。
原来自己……一直是被接受的。
大天狗……如果是用人类的话语来表达,去理解,我对你,应该是称为『喜欢』的感情吧……。

真的没有人吃大天狗x妖刀姬这对拉郎吗……感觉他们俩超配的!

首页的太太们突然都更新了一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激动!!///////

果然还是不适合想太多……争执的好麻烦看来又像是自己错了,反而越来越生气和头疼了……但是还是有人超好的小天使,果然只需要在意那一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