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

扩列中☆
吃的杂,是个破写段子/短篇的!
谢谢喜欢我的你♡

【狗刀】塔

短篇,狗刀,OOC。

狗刀很冷,但我很喜欢。也希望大家能接受。



(一)

他快要死了,费力的想要张开嘴呼救,却又被翻天覆地的海浪拍打下海,惊恐的挣扎着游了上去,抱住被拍散的“甲板”向远方漂去。

他止不住的流泪。



月光透过窗口照射进来。

大天狗浑浑噩噩的醒来,却又猛的清醒。

他扬起脖子打量四周,费力的想直起身子来观察这个屋子,却因为失力感倒在床上。硬邦邦的木板床磕的他身上青紫,透过月光他依稀可以看清这里,这是一间小屋,周围的墙壁都是红色板砖砌好的,屋内没什么物什。床边有一个小木板凳子和一些吃食,上面放着还没用完的米粥。依稀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这应该是一座海边的屋子。他掐了下自己苍白的脸,在感受到疼痛之后露出了疲倦的笑容

······太好了,至少还活着。

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一个端着盆子和毛巾的女孩走了进来。

大天狗愕然。

女孩有一头乌丝和洁白的皮肤,干净的不含杂质的,金色的眼睛。她微微垂着头,极凉薄的盯着他,隐隐透露出生疏的气息。

“醒了······?洗脸,刚弄好的热水。洗漱完,吃东西,休息一下,就睡觉,明天送你去县城。”

“谢谢······你救了我吧?”大天狗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继而低下了头。女孩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见他不问什么也不再作声,收拾了一下地上的残羹便走了出去,合上门的时候她顿了一下,轻轻说道

“我是,妖刀姬。”

“我是大天狗。”少年尽力用亲切的语气到,没有回应。他暗暗叹了一口气,拿起毛巾敷在脸上,温热的毛巾让他舒服了一些,却没有减轻他的忧虑,大天狗揉揉眉心打算让自己冷静一下,然后开始思虑。

连续一天的半死不活的漂流让他丧失了太多体力,他必须好好的睡一觉,但那些“亲人”的离去令他难以入眠,他在船上与大伙一起干了七年,将这批货物运回英国他就能拿到一笔不小的钱财回日本去,可天违人愿。被冲到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他有些温怒,该死的。但他已经没了力气发泄和咒骂,他掀开被子想出去看看,却在起身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身上一阵疼痛,大天狗脱下衣服,他比同龄人消瘦许多,常年在海上做粗工身上有着些细小的刮伤,而那些旧伤新伤却都处理了,身上被绷带缠了一圈圈,有的伤口却又渗出丝丝血迹。他想轻轻的扯开绷带查看伤势,却连带着把伤口扒拉开,一连迸出鲜血。

“啧?”

他按住流血的伤口,佝偻着身子出去,推开门是一座螺旋状的楼梯,两边极窄的墙上插好火把,这令大天狗不安,他很快回过神来。

这里应该是一座塔。

旁边有着海洋······那这里应该是灯塔了吧。他想,他以前也曾看见过灯塔啊,但不是这种简陋的小塔,以前只在远出的时候去欧洲看过银白色的大灯塔啊。

那么这里,究竟是哪里?

他愣了神,却没有注意到来自上方的视线。小小的头探出来,女孩睁开了大大的眼睛,乘着他没有发现观察着他,这个不知来自何方的从海的另一边来的人。

妖刀姬很少会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别人,白日海边全是晨出的渔船,她喜欢跑到灯塔上面,哪里有个大窗口,这样可以看到更多。更多时候她只会闷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紧紧的关上门窗不让别人发现。她极少出去,对人们躲闪不及。偶尔她会在很晚的时候溜走偷跑出去,运气好的话她可以在岸边看到很多小螃蟹,也捡捡海上的贝壳。

那个月亮圆圆的晚上,妖刀姬又偷溜出去了。她没捡到很多漂亮的贝壳,却在沙滩上看到了一个躺在沙滩上的男孩。他侧着躺在沙滩上,头发在月光的照耀下接近银白,发梢稍稍卷起,还滴着水,刘海湿着垂下,掩住了大半张脸。很安静,一动不动。

是外地的人吧,她想。落水了,被冲上来了呢。好惨,死的很可怜。

妖刀姬把他翻了过来,把自己捡到的贝壳放在他的胸口充当花儿,当她准备进行祷告时,男孩的手指却轻轻的动了。

妖刀姬想,她还没想起来教父教给她的祷告的词呢。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