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

扩列中☆
吃的杂,是个破写段子/短篇的!
谢谢喜欢我的你♡

记忆梦境相关,想写一个系列的梗。

大概是一种病吧,患病之人会梦见过去的事情,以第一人称的视觉。但是过去的记忆和事务会因为患病之人自身的愿望或想法而改变。

OOC注意。



帕洛斯回到了故乡。
灰蒙蒙的天空,贫瘠而荒凉的土地和村庄,与帕洛斯少时的记忆重叠在一起。他有些恍惚,随机回过神来自己这是回到过去的记忆里了。故乡对于帕洛斯来说是很遥远的模糊的概念了。他四处查看,想努力唤醒自己尘封的记忆。黄色的黑色的没有生机的大地,风也带着细小的沙石。果然,帕洛斯笑到。这片废墟令人厌恶和嫌弃,我怕是一点也不想待在这里才跑掉的吧。
“还真是无用之地啊!”帕洛斯笑到,话音未落却猛然被人扑了个满面。再睁眼时,只看见黄发的少年扑倒在他身上。一瞬间柳暗花明,世界变成缤纷的彩色。轻柔的微风刮起少年的头发,再次挡住了他的视线。

“帕洛斯!”黄发的少年笑得灿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帕洛斯惊愕了,因为眼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佩利。佩利怎么在这里?帕洛斯感到不可置信,佩利居然会出现在他的“故乡”里。
“佩利……你怎么在这里!”帕洛斯推开了佩利,狐疑的盯着他。假的?真的?是出现了幻境还是佩利跟着过来了?他捏捏佩利的脸,少年脸蛋的皮肤显得更加柔软,扯得来人直哼哼。
“唔唔,别、别扯我了!”佩利生气的打断他,将双手按在腰间,摆出不满的表情“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啊!都是你突然不说一声直接跑掉了,害得我找你好辛苦。”
“啊……抱歉,不过在你找到我之前,我们是干嘛来着?”
“那还用问吗!我们现在当然是去找乐子啦。”佩利兴奋的握拳,帕洛斯大概能猜到佩利说的“找乐子”是什么意思。于是他也回应了佩利一个笑容,果然,佩利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看着怪蠢怪傻的。明明有时候凶恶的像头小老虎,在帕洛斯眼里莫名其妙的就会自动贴上一个“蠢”或“HelloKitty”的标签,帕洛斯不自觉的想要摸摸他的头。于是对他伸出了手,佩利却转身奔跑起来。
“诶?”帕洛斯愣了一下,随机跟了上去“去哪儿?佩利——”
他们跑了很远的路,有多远?帕洛斯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穿过森林,佩利爬上高高的树冠,摘下甜甜的果子扔给帕洛斯。帕洛斯不知道他是砸是送,直的一边躲闪一边接住。“你在干嘛?佩利,摔了我可不管你!”帕洛斯有些好笑,这是什么小孩子的游戏吗?不过现在谁说不是呢。于是他接过佩利扔下的果子,用力的向上砸去。biu——,果子贴着佩利的脸擦过。帕洛斯见此迅速的又捡起几个,开始了猛烈的进攻。“来吧,可别被我打的哭鼻子呀。”
他们穿过小溪,溪水比较浅,但河流有些湍急。佩利捞起裤子站在池子中心,开始向帕洛斯吹嘘。“站在里面不摔跤就说明站力很好!”他比了个耶的手势。“是吗?”帕洛斯笑笑,紧接着掀起水花猛的打在佩利头上,然后向着他的小腿猛的一踢,“?!”佩利猝不及防的倒在水中呛水,“帕洛斯!——”“哈哈哈,莫名的想看佩利的狗刨泳姿呢。”帕洛斯捂着肚子开怀大笑。
他们路过村庄,大大小小的木板盖的房子还有少数的砖块,田野里短短的麦苗和鸡牛。“帕洛斯,我们今天要去偷鸡吗?”佩利蹲在山坡上问到。“啊?真是的,谁跟佩利你一样偷鸡啊!”帕洛斯觉得自己有些无语,他朝佩利吐了吐舌,“你自己去吧,别被打断腿回来哦。但是鸡还是得分我一半。”“什么!凭什么啊,不公平帕洛斯,”佩利愤愤不平到,他朝帕洛斯挥舞拳头,“帕洛斯也得帮忙!”“什么啊,要是我去可是有办法不用偷就可以带回来的哦,”帕洛斯挑了挑眉毛“怎么样?佩利想不想知道。”“诶,什么办法?”佩利睁大了眼睛,期待的看向帕洛斯。帕洛斯朝他勾了勾手指,佩利乖乖的凑过去。帕洛斯压低了声音,“就是用佩利交换啦,一只狗还是还的来一只鸡的。”他郑重的点了点头。“什、什么啊!帕洛斯你什么意思!”佩利生气的大骂“你才是狗啊,小心我揍你!”
“哈哈哈哈,佩利还真是好逗啊,真以为我会给你想办法去偷鸡啊!”帕洛斯笑着按住了炸毛的佩利,摸了摸佩利的头发“偷鸡我办不成,摸摸狗还是可以的。”
“再说了,佩利这么好的狗狗,我怎么舍得交出去呢?”帕罗斯俯下身去亲吻佩利的额头,像亲吻恋人那般温柔。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