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

嘻嘻,开始白嫖了。
熟人和太太不要日我Lof!因为很羞耻我会哭泣的5555

【狗刀】天生一对

现代校园,短完,OOC有,私设有。
内含少量酒茨。
感谢阅读!以下正文

如果是一所学校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听闻一些妖刀姬和大天狗的绯闻。
两个人同为学生会的干部,妖刀姬几乎是大天狗一路扶持和教导过来的。处理文件,解决问题的方式相差无几,两个人在学生会里面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一起做事,聊天。基本上学生会每一件对方处理的事情都有彼此的一份力和建议,“最佳拍档”的名声是大家明里说的,“默契夫妻”的外号也是大家私底下笑的。虽然说确实没有实锤,但四舍五入在一众人眼里就是隐瞒恋爱了。
曾经有人在毕业之前组织了一场投票,认为他们会在一起的人占了学生会的九成,大家甚至一起讨论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公开。
实际上到了毕业的那天,也没有他们在一起的消息。两个人只是礼貌性的互道了一声再见,初次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金鱼姬差点没把她的扇子都扔出去,搞什么啊这就是我站了两年的人吗?她大喊。
不对劲,肯定不对劲。妖狐分析到,这两个人就算是平时也没有那么话少,更何况都到了离别的时候了居然还是这种模式,至少也应该一起说点什么吧,难道说他们已经私底下毕业前吵架分手了?
哪有什么不对劲啊。赶快点,请客的请客交钱的交钱。唯一一成不认为他们会在一起的青行灯笑了,却带着一丝惋惜。无论何时,从来都只有大天狗的眼睛里闪烁着名为喜欢的情愫,她说。

事实上,虽然说和想象中偏差了一些,结果还是一样的。
两个人都考入一所一流的大学,大天狗表白是在入学后的第三天。他在妖刀姬放学必经的一条路上等了一会儿才等到妖刀,妖刀还未开口说话,大天狗就已经伸手递出了白色的信封。

这是文学部的介绍,大天狗说,这次也依旧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工作。

好,妖刀姬说,会认真考虑的。
她伸手去拿信封,大天狗却在她触碰到一角时收回了手,妖刀姬疑惑的抬头去看他。
还有一件事想要你答应我,这个很重要,请务必仔细考虑。大天狗的神情认真了起来,妖刀姬也不由得变得有些紧张。
请说是什么事情。妖刀的语气很诚恳,既然是你的请求,我一定全力以赴。

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

大天狗说。
埋藏在心里不算秘密的秘密说了出来,大天狗感到轻松。是的,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已经没有讨厌的议论纷纷的人和那么多杂乱的事物与沉重的学业挤在我们之间了,是时候该做点什么了,大天狗想,于是他不经微笑起来。
妖刀却因这话轻轻皱起眉头,大天狗愣了一瞬,随后他看见妖刀姬微微张开了嘴。
抱歉。妖刀姬轻声说道,我们不合适。

第二天两人碰面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妖刀姬有些担心大天狗会因为告白被拒绝的事情和自己产生隔阂,但后者还是和平时一样,礼貌的笑笑打着招呼。他们在大学的选修课四节有两节相同,两个人差不多天天见面,但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
兜兜转转,两个人最后还是又呆在一起了。妖刀姬如约去了大天狗所说的文艺部,大天狗为此看起来好像很高兴。两个人在磨合一阵子之后差不多又变回了从前的状态,一起讨论和策划,开始着手打理起社团。文学部本就没什么人,唯有的几个书呆子也不怎么整理。他们忙了两个小时才把部门弄得干净整洁,连带着买了一些植物摆放,这才显得有些生气。紧接着把文学部用了三四届的简介也被更改了,开始了新一轮的招生。
我打听过了,文学部在我们学校算是比较清冷的,妖刀姬数着手里新收的入社申请团,厚厚的一打捏在手里,她稍稍露出了放松的表情。没想到今年能收到这么多的新生,还很担心会不会没有人。
这次真的幸苦了,大天狗说,他微微挑起了眉,心情很好?一起去喝一杯庆祝怎么样,就我们两个人。
妖刀姬想要回绝,大天狗却对她睁大了眼睛,那股期待和渴求的眼神直直的放射,仿佛在对她说“请不要拒绝我”。妖刀姬一时语塞,拒绝的话堵在喉中一时发不出声音。

他们约定在周六的上午9点在转角咖啡厅见面,大天狗在前一天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准备。第二天他起的格外早,在镜子面前确定自己的衣着没有问题时轻笑着踏出了门。他约好的时间早到十五分钟,他随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等待妖刀。却不想还等不到五分钟,妖刀就已经拎着一个柠檬黄的挎包出现在门口,见到他随机愣了一下。大天狗礼貌的一笑,妖刀随后回过神来解下包面对他坐下。
两个人在咖啡馆闲聊了一会儿就一起去了游乐场。人群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多一些,妖刀沉默着跟在大天狗身后穿过人流走向各种游乐设施。大天狗尽量挑选了一些不是很刺激的项目,但妖刀对此好像不为所动。两个人玩到黄昏时才差不多有了回家的念头。
大天狗最后带着妖刀来到摩天轮的面前,坐过摩天轮吗?要不要一起尝试一下。他微笑着提议。
妖刀姬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两人坐上了末班,摩天轮可以看到很远的场景,妖刀姬看着远方不知思考着什么。大天狗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开口打破了沉默的局面。
你知道约会三大圣地吗?大天狗问到。妖刀这才回过头去看他,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摩天轮,电影院和海洋馆。大天狗说,相爱的人会一起去这里,告白,接吻和牵手……下次要一起去电影院和海洋馆吗?
妖刀偏过头去没有再看他,大天狗苦涩的笑对答复。等他们回到地面的时候,妖刀轻轻的说,摩天轮其实也没有那么好看。
您怎么知道我喜欢摩天轮呢?它从最低升到最高,看过那么美丽的风景最终却又回到了原点。

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相处,出去约会和谈天说地而升温。大学生似乎不比高中生那样了,一段时间的七嘴八舌后大家似乎意识到了这对好像跟想象中的不露声色的小情侣不一样,于是从一开始的议论纷纷到后来不再有人脑补他们的关系。大天狗和妖刀姬还是和以前一样相处,他们的行为从来没有因为众人而改变过什么。只有大天狗一人知道,告白也好,约会也好,并不是他真的没有做过这些。于是他又笑笑,这样也好。众人什么都不知道,也少一些人在妖刀面前聒噪。
秋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收到了来自酒吞童子去参加同学聚会的邀请。酒吞童子是高中时和大天狗、玉澡前齐名的学生。初中时便认识,那时候酒吞与茨木是著名的喜欢挑事,大天狗心底自然也瞧不起他们,没想到高中居然考上同一所重高。虽然不是特别要好,但也算得上熟人老交情。
妖刀姬没有去使大天狗对此感到有些可惜,但他在赶到时突然后悔应该把妖刀拉过来,至少得看看这帮老同学们长大以后的样子。
推开饭店的门,立刻有一群人起哄到会长大人到了。大天狗被一群人包围起来,大家举着杯子一个个朝着他说迟到要罚酒。他无奈的一杯杯喝下,应付完之后才找了个小角落坐下。酒吞童子也就跑到他身边来了,于是又引来茨木一统碰杯。
高中时你总是扯着那副架子也不陪我们去喝酒,今天算是见到你这家伙喝酒的样子,酒吞童子揶揄。怎么没见妖刀姬和你一起来?还没泡到?
大天狗不搭理他,他们私底下不是没有交际,所以这事他算是一清二楚的,只是单单想找他乐子而已。他抬头又喝下一口,辛辣的味道在喉道蔓延开来。妖刀不来关你什么事啊,倒是你怎么就出国了?
挚友天生聪慧过人,在人群中本就犹如鹤立鸡群,在国内发展有碍挚友前途,所以必定要出国啊。茨木童子插嘴到。大天狗冷笑一声,那你怎么不随着你挚友一起走啊?真不怕他到国外跟别的红叶混在一起阻碍他大好前程吗。
茨木童子愣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暴怒。还未破口大骂便被酒吞童子一把捂住了嘴,行了你别逗这家伙了,我出国选修早就把他安顿好了,我不把他处理好自然是不会放心出国的。这家伙和我分开也好,让我耳朵休息一段时间再回来听他牢骚。反正都确定互相喜欢了还怕跑了不成?他揉了揉茨木的脑袋,淡淡的说到。
时间不是问题吗?大天狗想,但他没问出来。如果真的彼此相爱最终会在一起的八点半剧场啊,明明都是成年人了还怀揣这种想法。
别总把话题转开,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大天狗?酒吞带着点报复性的意味开口,你和妖刀处这么久了还没在一起,你们不合适吧。

妖刀接到短信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照酒吞的地址赶去了。她赶到的时候大天狗正好在路边尝试打车,看到她来立刻放下了手,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她。于是她三步并两步跑了过去,大天狗扑在她怀里。
妖刀瞪大了眼睛,一股铺天盖地的酒气袭来令她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但她意识到身上的人正是喝醉了需要照顾的时候,她还是忍住了去推开大天狗的动作。她想转身用手臂架住大天狗,对方却把她抱的紧紧的。
你喝醉了,妖刀说。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他们呢?他们给我发短信让我来接你,说你心情很不好喝了很多。大天狗,我记得你没有嗜酒的喜好。
大天狗没有理她,只是把头埋在她脖子中间许久都不说话。过往的人们纷纷看着他们,妖刀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男子的脸颊,却被大天狗抓住了手。
他们说我们一点也不配,大天狗开口,声音带着些许是醉酒之后的沙哑。妖刀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感受到了他的些许怒气。
妖刀姬呆住了,或许这时候她应该说些哄小孩子的话来哄大天狗。只要对他说『不是的』或者『他们说错了,我们很般配』,也许接下来就会好办一些。但是妖刀不知道她该怎么办,她不了解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大天狗,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和他“很搭配”一样。
他们说的对,我们不合适。
于是她轻声说。
大天狗没有答复她,但他确实松开了紧紧抱着妖刀的手。妖刀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表情,失望,愤怒或者悲伤?那都不是她所能接受的。但大天狗伸手捧住了她的脸,于是她不得不抬头去看。
看着我,妖刀。大天狗说,他的神情不像是一个醉酒的人,不带任何妖刀所想象的负面情绪。
不是这样的,你错了妖刀。他认真的说,我们天生一对。现在你能再告诉我一遍你的正确答复吗?

你赢了。妖刀想,她把头埋到大天狗胸口间,我想我真的是彻底败给你了,就算是喝醉了还这么厉害啊。不,正是因为喝醉了才会不顾及我说出心中所想吧。好吧大天狗先生,我输了,这几年都输的一败涂地。
我爱你,她轻声说道。

——
于是这篇拖拖拉拉修修改改终于好了!
看狗哥高中暗恋小插曲请走评论。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