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

嘻嘻,开始白嫖了。
熟人和太太不要日我Lof!因为很羞耻我会哭泣的5555

而他只是需要一个两情相悦的亲吻

从帕洛斯的嘴中缓缓的吐露出一片黄色的花瓣。

帕洛斯接住它,捏在手里疑惑的打量着。随即他感到有更多花瓣从嘴中溢出,他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他问卡米尔,卡米尔不说话,只是沉默着盯着他手里的花瓣看,随即又抬头看看帕洛斯。两个人互相对视了差不多五秒钟,帕洛斯被这莫名其妙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卡米尔,你一直盯着我干嘛?看你的表情应该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吧。”
“嗯。”卡米尔点点头。“花吐症。以前也看到过有人患这种病,会死的。不过你大概有解救的办法,看你愿不愿意了。”
“什么?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卡米尔!”帕洛斯有些半信半疑,“总之快点帮我吧,怎么样可以痊愈?”

卡米尔没有直接回答他,却转身去呼唤佩利。佩利一跃从岩石上跳下,跑到他们身边。
“干什么啊卡米尔,喊我干嘛?咦帕洛斯,你手里拿的这是什么?”佩利凑到帕洛斯手边轻轻的嗅了嗅,“奇怪,这花怎么没味道?”
“佩利,现在亲吻帕洛斯。”卡米尔说,“如果你现在亲他,我可以跟大哥说劝他跟你打一架。”
“什么??卡米尔你在干……”帕洛斯话还没说完,佩利的脸就已经凑到他面前。随即他感觉自己的唇齿被人堵住,是佩利亲了上来。

蠢狗,你居然……帕洛斯感到一阵昏天黑地,他想要开口咒骂,却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昏迷之前他恍惚的感觉到,喉中那种不适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这样可以了吗卡米尔,咦帕洛斯晕了!怎么回事啊他怎么一副要死掉的样子?”佩利拽起不省人事帕洛斯,他用力的摇着白发男子惊奇的询问卡米尔。后者却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散落于地的金色花瓣被风卷起,将花儿和帕洛斯的心病带走消失不见。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