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考试暂退

考试暂退

而我却已别无选择。

太宰被冻醒时,已是半夜三更。他迷迷糊糊的坐起来,落下的被子和从窗口吹进的冷风让寒意深入了几分。

啊……忘记关窗吗?还真是蠢。他想,却不打算去关上窗户。太宰伸手揉了揉发痛太阳穴,只觉得口干舌燥,草草的披了两件大衣从床上起身想去拿酒喝。冰箱里只有几瓶果啤和红酒,太宰不想喝果啤,所以他只好伸手去拿他珍藏的红酒。

他从柜子里拿出几个玻璃杯,那是他好久以前去杂货屋买的了。杯子不是特用的红酒杯,但芥川说没有必要浪费那份钱,所以只买了普通的瓷杯。红酒也不是什么陈年的好酒,但因为是芥川的选择所以才显得额外珍贵。所以说芥川君是个没有酒品的笨蛋啊,太宰想。这红酒完全喝不出什么感觉嘛,怎么能算作你挑的东西呢?

他喝下几口,刺激辛辣的感觉在喉管蔓延开来,这让他感觉身子稍微暖和了一些。他倒了一杯满的,跑去窗台慢慢喝了起来。

凌晨三点的横滨并没有什么特点,不似东京那般繁华灯光遍布,也不像乡下一般繁星满天。跟没有你的日子一样无聊,太宰想,不知什么时候会常常想起你了,芥川君,听说只有老去的人才会时常回忆旧事,可是我才36岁诶,只是我青春的末班车啊,还有大把的时间玩耍。但你貌似很讨厌我嬉笑玩闹呢,心里总是对此很不满,嘴上虽然不说,眉毛却狠狠地扭在一起了。太宰想到这里不由得笑了笑,虽说你是怀怒和不满,但那副模样在我眼中可是可爱极了。可惜你太不耿直,倒是一直死堵着一张嘴,以至于每次我都意识不到过头,回过头来时你却已经不想搭理我了。

若是整个横滨都像东京那样热闹繁华就好了,芥川君,那样我就不会找不到你了,你总是穿一身黑衣,消失在黑夜中让人寻觅不得。我并不是每天都会想起你,但我希望我想起你的时候能找得到你,不过至少我们时常待在一起。那样比我一个人有意思多了,我想你也不会回避我,即使我总是去打扰你的工作。黑手党可比我没意思多了,我们大可以卷铺盖走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喝遍所有酒馆的酒,踏过日本的每一处。最后最好在一起去“Lovers hotel”,然后一起滚进被窝里干个三天三夜,我想听你在动情的时候说“我爱你”,那声音一定比陈年的美酒还要好上几分吧。可惜你一次都没有说过,好吧,我承认我这是在为难你。不过我为难你也不是一两次了,每一次你都输给我了不是吗?

芥川君,从前你二十岁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今天这般?每一天都混混沌沌的过着,每一秒都耗费了我全部的生命力去活着,苟延残喘的狗都不似我这般吧,我已经不再是“野犬”。至少他们还有活下去的动力,而我除了思念和哀悼你则一无所有。活下去,我做到了,但这并非你真正所想的吧。所以说,你从来就没有了解过我啊,芥川君。好懂得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仍然理解不了你那时说的话呢。『太宰先生,您不应该因为那种任何无聊的原因死掉』,可是怎样才能算得上是不无聊的原因呢?我不懂啊,芥川君。芥川君,来教教我吧,我渴望得到摆脱,而这个世界也需要你。看呐,一具没有灵魂的活尸正等待你呢,这听上去好笑又可悲。芥川君真的很固执,很多事情都是一样的,我已经不愿再说你了。但你其实也是个温柔的人呢,帮助镜花不就是个例子吗?但是既然能帮她,那为什么不能帮帮我啊。做不到吗?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愿不愿意和有没有那个能力了。那时的你已经不再是软弱无能的自己了,现在的你却真正的面对一切事物无能为力。

所以说,芥川君,起来吧。从腐朽的地下中爬起,不要待在哪里了,只留我一人会寂寞的。

所以啊,芥川君,我仍在这六道里继续挣扎,如同一座枯骨陷入这如同烂泥一般的世界,唯有你却已然摆脱得到救赎,不,或许你并不需要救赎。

———
居然写刀了我也很意外。
这篇本来想写糖的,太宰偶然像窗外看去的时候发现芥川站在楼下看他。芥川发现太宰看见他了于是想走,太宰对他说站在那里等我的故事。
结果意外的想法,就写了刀。我没写过这种文风,算是短篇文风尝试……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