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考试暂退

考试暂退

【瑞嘉】星

是个短篇,是瑞嘉
ooc有,是he
8k7字完结。感谢阅读!


月考试卷被发到嘉德罗斯手里的那一瞬间就成为了一坨废纸。

嘉德罗斯把它揉成一团,砸到前桌的格瑞的头顶。银发的男子不满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嘉德罗斯则笑着凑了上去。
“格瑞,我又考砸了。”嘉德罗斯说,可脸上却完全没有一点沮丧的神情。“作为前桌的你,是不是应该帮我好好补习一下啊?”

——
凹凸高校,远近闻名的国家高校。这里可谓是希望与绝望的交接点,只要来到这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考好了,就有了学校的保送和资助名额。从此远走高飞,想去哪里去哪里,想做什么做什么。有很多人来这里想要证明自己成就功名,因此非常努力的在这里打拼。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嘉德罗斯,以入学测试第一的成绩考进了凹凸高校,却在进来之后每天将第一任务放在找格瑞身上,没有选择将一个心放在学习之上,而是选择了谈恋爱。据说涉黑,身边跟着雷德和蒙特祖玛两大跟班。人称:红绿灯组。

格瑞,一个可以用完美诠释的学生。成绩优异,面容俊秀,品德良好的格瑞以入学测试第二的成绩考入凹凸高校,本来怀揣着梦想与目标进入这所高校,却在入学的第一天就好死不死的和嘉德罗斯撞上了,嘉德罗斯率先挑衅这位凹凸第二,于是两个人在开学的第一天就在操场上打了一架。事后去医务室的时候这个半小时前还在挑衅格瑞的凶猛的第一居然就在医务室里开始夸起了他,并且单方面和格瑞熟上了。从此就展开了一段热血的校园剧情。

好吧,据格瑞本人说,其实并不想和嘉德罗斯太过纠缠。但是学校和对方显然没有给自己选择的机会,他在分班的时候和嘉德罗斯考进了同一个班级,并且被老师安排在了前后桌。在嘉德罗斯第一次笑嘻嘻的扯他头巾找他说话时,格瑞就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来防止自己的成绩因平时总是受到这家伙的骚扰而下滑。

事实上成绩没有下滑,骚扰却是真实存在的。

无论是上课说话喜欢扯他头发还是下课找他打架跟着他转悠,对于格瑞来说都是不可再烦的事情。况且嘉德罗斯的占有欲极其强烈,并不允许格瑞在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里和别人说话或处理别的事情,而嘉德罗斯又基本上是天天和他待在一起。这导致格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能正常生活,但后来他学聪明了,下课就跑溜掉,上课的时候也和嘉德罗斯约法三章(但嘉德罗斯总是选择无视),这才慢慢适应过来。就这样磨合了一年,在嘉德罗斯还没有学会做退让时,格瑞已经懂得了如何适当的去包容嘉德罗斯,或及时避开嘉德罗斯,或选择性无视嘉德罗斯了。

高二文理分班时格瑞选择了去读理科,而嘉德罗斯得到这一消息后紧跟其后。嘉德罗斯会跟着他走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格瑞叹了一口气,高二的学业会比高一重很多吧,嘉德罗斯也不知道会不会懂这道理。然而懂又怎么样呢?嘉德罗斯还是跟以前一样,上课说话扯他头发放学约架。
但嘉德罗斯毕竟是成绩优异的第一,这种情况视觉不能放任不管的。但他和雷狮一样管不了,无论谁都管不了,除了格瑞。于是老师找上了格瑞,先是把格瑞吹嘘了一翻,无非也是成绩优秀面容俊秀品德良好之类的。

有什么事情就请直接说吧,老师。格瑞有些不祥的预感,而老师呆了一瞬间后脱口而出的话语也证实了他的良好预感。
格瑞你和嘉德罗斯挺熟的,要不你管管他?秋老师说,他总是逃课不参加月考,上课还喜欢说小话你也是知道的。你能不能帮忙管管他,约束一下一下他再教育教育他之类的。虽然我们凹凸高校看中的只有成绩,成绩好的就是好学生,但是如果总是违反规则的话也是会被扣学分的,扣的次数多了也会被丹尼尔总管收拾的。嗯……虽然嘉德罗斯这些事应该是我们来管的,但是老师想如果是你的话可能他才会听,所以就只好委托你了。

格瑞没做声却叹了口气,秋感到有些为难,她说你再考虑一下给我答复。格瑞却摇了摇头,不必了老师,我管。秋没有想到格瑞答应的这么干脆,他甚至说罢便走出了办公室。

没有人能约束嘉德罗斯,格瑞想。他是约束不住的,就算是我也没有那个能力管得了他,但是我也不想看到嘉德罗斯被丹尼尔收拾的那一天。
那或许对他来说是件好事,或许对嘉德罗斯来说那根本不算什么,可是格瑞告诉自己,他确实也没办法放着嘉德罗斯不管。


现在想想,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格瑞无奈的摊开嘉德罗斯丢过来的卷子,算上大大小小的测试卷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六张了,而现在还没有到月末。

“嘉德罗斯,我不记得以你的水平这种题目都会出错。”格瑞拿起红笔给他做批注,他撇起了眉头。“你最好认真一点,我是来辅导你的,帮你看题讲错题不是来被你气的,如果你一半的卷子都看都没看写答案的话,我做这些有什么用?”

“知道啦格瑞,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似得。”嘉德罗斯心不在焉的应到,“都是因为太简单了所以才懒得写啊,我才不想做这些弱智题。对了,今天下午放学去我家玩吗?或者去操场打一架!”

“我说过,我是没有那个闲情去你家玩的。”格瑞直接无视了嘉德罗斯打架的邀请,这让嘉德罗斯很不满意。金发的男子凑到他跟前去,挡住了格瑞正在修改的自己的卷子,“打球,这个可以吧?我说格瑞,我们好久没打过球了。”

“三天,就三天。”格瑞按开他的头,却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嘉德罗斯。金发的男孩不满的哼哼,居然乖乖的随着上课铃打响回到了他的座位。格瑞挑了挑眉,却也没说什么。嘉德罗斯又搞什么?他想。

上课的开始的第五分钟,当老师第一次转身的那一秒钟,一团揉成球的纸从后面被丢到了他的桌子上。格瑞汗颜,在确定完正在讲的这道题他会的时候,格瑞才拆开纸看里面的内容。
『如果你不陪我去的话,我就去看新高一的杂碎们了』

威逼利诱之下,格瑞最终还是答应了嘉德罗斯的要求。两个人放学一起去操场时却发现球场早就被占了,格瑞看见有人正在球场最大的那块地打球的那一刻深感不妙,在他还没有拉住嘉德罗斯的时候身边的人就已经大叫了起来。

“嘿,那边的杂碎!”嘉德罗斯转动起他手里的球,示威的在地上拍了两下。“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滚出我的视线。”

人群被声音吸引,分分看向这边。球场中心的人转头看见嘉德罗斯就抱着球跑掉了,而操场上无事的人却被这两个人所吸引。格瑞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这种被人围观的场景,何况嘉德罗斯也不应该赶走别人。他低头看向嘉德罗斯,对方却抛出了一个放肆的笑容,仿佛在对他说“看吧,格瑞,我已经把碍事的人都赶跑了,接下来就是开打的时间了!”

格瑞只得收回指责的话语。下一秒嘉德罗斯就运球跑了出去,格瑞迅速的跟上他的节奏。两个人已经打过不少场球赛,对于彼此的动作都非常熟悉了。格瑞随着嘉德罗斯的动作拦截他的球,而嘉德罗斯随着格瑞的阻挡变化着姿势。

一场球赛一定要打到嘉德罗斯满意为止,和嘉德罗斯打球赛确确实实是锻炼的最好方式,也是最累的有氧运动。格瑞想,他已经大汗淋漓,衣衫粘在身子上的感觉令他有些难受。他皱着眉头尽力把衣服和肉体分开,却看见嘉德罗斯的背心已经和他的身子贴在一起。“嘉德罗斯,你不会感到不舒服吗?”格瑞问。

“什么啊格瑞,和你打球怎么会不舒服!”对方显然没意识到格瑞到底在问什么,“只有和格瑞你这家伙待在一起才有意思啊,我巴不得天天都能这样和你一起打球,下次继续。”

格瑞一征,反应过来时他含糊了应了一声。

嘉德罗斯的话语总是说的那么容易令人误解,而那个人容易被误解的人就是格瑞。嘉德罗斯看见他的时候眼睛是带光的,声音是兴奋的,那么是因为他看见了有意思的人,还是他对那个人有意思呢?


既然格瑞答应了他的要求,嘉德罗斯也心满意足的刷起了他的试题。

数学对于嘉德罗斯来说不是难事,格瑞曾经这么说。

尽管嘉德罗斯的成绩只有四五十。

那四五十的分数嘉德罗斯基本上全挑了重难点题目,但并没有全做,哪种题目占了试卷二分之一的他连看都没看就跳过了。嘉德罗斯不是不会,而是不想动脑。这令格瑞很伤脑筋,即使压着嘉德罗斯将题写了,下次考试时他还是一样的空题。

“嘉德罗斯,我说过很多次了,这种题给我耐心看下去啊。”格瑞重复过说过无数次的话语,“你这样对考试的态度根本不合格。”

“我本来就没合格啊,”嘉德罗斯伸了个懒腰,想到我又不是不会写。“这种拐弯抹角给信息点的题我根本不想看。直接一点不行吗?”

格瑞简直都要无语了,嘉德罗斯太任性且固执了,这令他没有办法。他索性不再搭理他,而嘉德罗斯则毫不在意他摆在脸上的冷漠。

“格瑞,你怎么了?”嘉德罗斯有些明知故问的意味。格瑞转头直视他的眼睛,嘉德罗斯用手撑着脸扯出一副狡黠的笑容。太不听话了,嘉德罗斯。或许我可以尝试别的方法,格瑞想。

他站起身子就向教室外面走,嘉德罗斯在后面大喊着他的名字。格瑞没有理他,他知道有时候这些招数也挺有用的。

“辅佐你学习挺没意思的,毕竟你也学不好。我就自己去玩了。”格瑞说,他很少对嘉德罗斯说这种恶意的话,不用转头他就可以想象到身后嘉德罗斯那副生气的样子。

“谁说的!你给我等着!”

果不其然,这招对嘉德罗斯十分受用。嘉德罗斯对于格瑞这种‘瞧不起’他的态度感到很生气,但生气可以化为动力。当格瑞跑去操场转了一圈回去的时候,嘉德罗斯人已经不在教室了。试卷张开摆在格瑞的桌子上,褶皱看起来像是被人使了很大的力气将拍出来的。

试卷的空题已经被人写出来了,格瑞翻到反面想给嘉德罗斯签个名,却见反面用红笔写了极为潦草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大字。

『给我好好看着啊,格瑞』


过程虽然不是很顺利,好在结局还是好的。
嘉德罗斯的考试成绩成曲线上升,空的题数减少了,他也开始从最短的“阅读理解数学题”做起做到一题不漏。除学习外,嘉德罗斯也不是那么喜欢找麻烦事做了,大多数时间他都和格瑞待在一起,要么做题,要么打球。格瑞并不是每周都有时间陪他打球,没有时间的时候陪嘉德罗斯的时候对方就自己闲着无聊找雷德和祖玛去。和格瑞待在一起什么也不干太无聊了,光是看着他在哪里忙事我却不能打扰他,我可做不到。嘉德罗斯想,就算格瑞认真的样子也挺不错的。

在两年的磨合之下,格瑞总算觉得自己的状态有点“步入正轨”了。但他也不知道现在这种生活是真的步入正轨,还是说轨道完全被嘉德罗斯扭转了方向,朝着不是两人预想的最满意的状态但又使彼此都能接受的轨道前行。算了,谁让对方是嘉德罗斯呢?格瑞想。

嘉德罗斯反而没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至少格瑞不会像以前一样总是躲着自己走了,这点令嘉德罗斯感觉还可以。不过他也不介意格瑞总是躲着自己走,虽然每次都带着雷德和祖玛找的很辛苦,但最终总是能找到格瑞的。嘉德罗斯的日子还是和从前一样,吃饭睡觉找格瑞,找到了就和对方打上一架。不过打架已经被格瑞回绝了,反之换成了打球刷题吃饭。尽管和初心不一样,嘉德罗斯还是欣然接受了。所以在格瑞给予嘉德罗斯令他满意的‘答复’之后,嘉德罗斯也会顺着格瑞的要求走。仅仅只因为对方是格瑞而已,嘉德罗斯想。

高二期末的时候基本上是疯狂刷题的时候,凹凸高校的试卷是自己出的,年年都换着题型考。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考验,年级后一百的学生根本跟不上那种高效率高难度的模式,一个月的时间就彻底脱离了节奏开始考虑转校的事情。而年级前一百的人压力也不小,每天都有着各种任务和考试,基本上是把人压的很难喘过气。

格瑞到没有那种感觉,以他的成绩还不至于到那种地步。即使这样他也是战战兢兢的跟着节奏走,谁知道学校又会突击搞什么?今年的年级组长似乎不是什么好料,变着法子压他们。这让格瑞有一种危机感,而嘉德罗斯到显得不甚在乎。繁重的学业将嘉德罗斯可以找格瑞的时间变得更少了,虽然嘉德罗斯并不对学业有所危机感,但他大概也摸清格瑞的脾气,知道在这种时候找对方是没有什么用的。

所以他意识到时间的宝贵,格瑞只要是身处任何空闲时间段,嘉德罗斯就会第一时间跑去找他。

“嘉德罗斯,你快把我休息的时间占满了。”格瑞对于对方的犹如野兽般敏感的察觉力和直觉感到无奈,“你怎么会知道我今天上培优?”
“早就料到了,格瑞。”嘉德罗斯丝毫不讲道理,抽出他的手机。“快来陪我打一把游戏,等你下课好久了。”
“不行,现在我得把我的两套卷子写了。你最好认清楚现在你该干什么,别不对自己的学习负责。”格瑞象征性的摆出了他的大道理,在妥协嘉德罗斯之前先对他一翻指责教育简直是日常了。嘉德罗斯点点头,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快点格瑞,我已经准备好了进游戏了。”嘉德罗斯说。

格瑞要对面前这尊佛像磕头了,他祈祷这时候最好有一个老师来问问他最近的学习状况怎么样借此摆脱麻烦的嘉德罗斯。而老师们根本不管学生,嘉德罗斯不和他玩上一把也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他也只得无奈的拿出了手机灰心的点开了手机里唯一的游戏。

老师虽然不管,但他们其实也是很想问的。嘉德罗斯就算了,老师一开始对年纪第一喜好游戏这种事情还感到很奇怪。时间一长结合他本身的个性和行为就理解了,何况他还是个脸上带个星星标记(不知是胎记还是纹身,其实老师们怀疑过那是贴纸)的学生,他玩游戏很正常。但老师们不理解,格瑞这种学习认真品行端正的学生,居然会纵容自己和嘉德罗斯一起玩游戏?虽然每次都义正言辞的拒绝,但根本没有一次成功嘛。

于是老师们也开始担忧起格瑞的美好未来会不会被嘉德罗斯搅和了,而事实也确实如他们所担心的那样,格瑞的未来确实被嘉德罗斯所搅和,但也完完全全与“一团糟”不沾边。


高三,别名冲刺。
可以翻译为死在题海,也可以翻译为与外界隔绝。

格瑞的高三无疑也是这样的,紧张,拼命。身处凹凸高校,每一刻每一个人都在竞争。与时间竞争,与他人竞争,没有一刻是放松的。格局基本上定型了,天上地下的差距。谁可以考入前十差不多已经摸清了,但也不排除后面的人追上的可能。但谁会成为最后的No.1?这个谁也说不清。因此大家两看相厌,谁都想把谁挤下去。

格瑞也是一样的,从他的视觉来说,和嘉德罗斯的关系已经可以开始疏远了。嘉德罗斯尽管看上去对他充满好意,但格瑞比任何人都清楚,嘉德罗斯是最想把彻底他打倒的人。或许从高三开始,嘉德罗斯这个人对他来说就会彻底变得危险,而他也确实是格瑞最大的竞争对手。

他花了寒假所有的闲暇时间来思考他和嘉德罗斯的关系会变得怎样恶化,但在开学的第一天,嘉德罗斯踏进教室门的那一刻,格瑞的想法就被完全否决了。

“格瑞!”嘉德罗斯在看到他的那一眼时露出了笑容,与平常没有任何不一样的灿烂笑容。他大大咧咧的把书包砸到格瑞桌子上,哼哼唧唧的,“一个寒假没见到你实在太没劲了,放学一起走。”

格瑞沉默了一秒,他第一次开始怀疑嘉德罗斯是不是哪里有问题。这家伙是没有……脑细胞吗?

放学的时候他们还是一起走了,格瑞听嘉德罗斯讲了一路的一个寒假没见到他到底有多无聊。他也不回话,只是听着,等到嘉德罗斯停下的那一秒钟才插嘴到:
“高三了,你打算怎么办?”

嘉德罗斯愣了一秒,他有些不懂格瑞问这话的意义。“还能怎么办?跟以前一样呗,跟那两个家伙一起上培优写写无聊的题,有时间就来找你啊。”

“然后呢?考到全校第一远走高飞吗。你打算去哪里,嘉德罗斯?你有没有目标,高三了我们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你也有时间天天来找我麻烦?”格瑞说,他想把话说的直白。“你就那么确定你可以打败我吗,你就相信自己一点是最后的第一吗?你别忘了我是你的对手,天天找我不学习合适吗?”

“当然,格瑞。我期待把你打败的那一天,打败你的那个人一定是我!”嘉德罗斯的眼神变得狂傲,他自信的笑了,“我说,除了我之外没人可以了吧?”

“如果最后拿到第一的人是我呢?”格瑞问,“我会拿到第一,实现我想要完成的心愿,然后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到时候你觉得你该怎样呢?”

“我没想那么多,格瑞。”嘉德罗斯不肖的说,可下一秒他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
“没有那一天,如果真的有了,那么我就找到你,然后把你打败再次成为第一。你知道的格瑞,无论你走到哪里我总能找到你,不是吗?”

“这是你表达好意的方式吗,嘉德罗斯?”格瑞停下了脚步,转身去看他。

“是,又怎样?”嘉德罗斯也抬头看向格瑞,他凑上身去,与对方平视。

嘉德罗斯的视线永远那么灼热,格瑞忽然意识有什么东西是命中注定的。于是他这次没有回避,揽住对方的脖子,亲吻嘉德罗斯的眼睛。后者却按下他的头,去亲吻格瑞的唇。格瑞的唇是硬的,是凉的。而嘉德罗斯是软的,炽热的。炽热与冰凉交织在一起,唇齿交融间互换了一个吻。

那时格瑞拥有太阳。


“在凹凸高校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格瑞回想起当初入学时,丹尼尔主任在全体学员面前说的话。他将希望给予了每一个人,但希望最终是会被夺走的。

格瑞草草的收拾了行李。勉强足够的钱,日常的衣物和一些洗漱用品。他再次确定了时间,飞机是今天下午两点的,再准备一下差不多就可以出发了。离开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嘉德罗斯。或许对方会很生气,或许会因此厌恶他一辈子,但选择最决绝的方式,可以断绝未知的伤心。

他回了一趟故乡,去拜访母亲的坟墓。格瑞换了插在坟上已经凋零的不成样子的花儿,清扫了一下周围。随后他断断续续的对着简陋的坟诉说了自己的经历,他说的很简短,一笔带过。最后他提到了嘉德罗斯,说那是一个很可怕的家伙,也很烦人。他还说了自己亲吻嘉德罗斯的事情,说那时自己的心跳的很快。他说了很多与嘉德罗斯之间的事情,说了很多嘉德罗斯的好,也说了很多嘉德罗斯坏。

“我会继续寻找当年的真相,我放不下。所以我选择了放下嘉德罗斯,或许。但我清楚这是错误的决定,可我本身就是个错误,嘉德罗斯没有必要选择错误的人。”格瑞说,像说给他的母亲更像说给自己。


格瑞去了很多地方,问过许多人,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女孩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外星人,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看他。“你……”

“抱歉,打扰了。”格瑞转身想走,对方却猛的拽住了他的胳膊。

“别走!你不是格瑞吗?”女孩说,“你就是那个格瑞!”

格瑞皱起眉头,他并不记得自己在哪里有见过这位女孩。对方的问题却让他吃了一惊
“你就是星空圣王国的小霸王的男朋友吗?他正在找你嘞。”

“……你为什么这么说,还有,你认识嘉德罗斯?”格瑞紧张起来,他变得着急。“他在哪儿,他一直在找我吗?”

“什么啊什么啊,刚刚不是还很冷漠吗!”女孩撇起嘴,心里默默地吐槽现在的男人。但她也不敢怠慢,毕竟对方背上的刀看起来很锋利的样子。“他刚走。他来我们星球找你但没有找到,所以他就走了。你不去找他吗?”

话一说完她就有些后悔了,什么啊面前这个人的表情,是在伤心吗?她变得手足无措,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也会露出那种表情,仿佛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得!

“喂,你……你要是现在去找他,肯定还来得及。下一个离这里最近的星球是阿尔法,他应该会去哪里。”她说道,可是对方却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变得振奋,她着急了。“想去就快点去啊你!楞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去不了,我有别的事情要做。”格瑞的声音低沉,对方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不用管他,随他去吧。别告诉他我在这里。”

“你什么意思啊!”女孩生气了,面前的这个人看起来就和不负责任的渣男似得。“他在找你啊,你不想见他吗?他找你肯定很辛苦。”

格瑞转身就走,不再听女孩说话。爱管事的姑娘却追了上去,“你要逃避他吗?就算你逃他也没用,他那么厉害肯定会找到你的,你还不如主动一点。星空圣王星的男人都喜欢主动的男人。”

格瑞猛的止住脚步,他忽然想起那时嘉德罗斯说过的话。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你的,格瑞。”

那时嘉德罗斯的表情那么认真,而认真起来的嘉德罗斯没有任何人可以比得过。他说的话总会实现,不是吗?格瑞想。主动也好被动也好,倘若最后的结局都是那样,倘若嘉德罗斯真的有找到他的那一天,那么他该怎样去面对呢?他会推开嘉德罗斯吗,那样他恐怕做不到。就像如果当初先告别再辞行,格瑞一样也做不到一样。

“喂喂,再不去可能就真的来不及了。”见对方貌似有些心动,女孩煽风点火的说道。“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除非你真的不喜欢嘉德罗斯。”


格瑞到达阿尔法星的时候,在当地询问了嘉德罗斯的行迹。对方说见过他,但并不知道他走了没有,格瑞于是去了机场。

阿尔法当天的最后一班飞机已经出发了,嘉德罗斯没有找到他势必就已经离开。不甘心与一丝绝望的感觉蔓延上心口,格瑞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隐隐作痛。

他定了明天早上最早的一班车,打算在嘉德罗斯不在的时候去星空圣王一趟。

“先生,是外国的游客吗?”服务人员微笑着将机票交给他,“欢迎来到阿尔法星游玩,很遗憾您明天就要走了。去过我们阿尔法星的星塔吗?”

格瑞摇摇头,对方则露出遗憾的神情。“请一定要去看看啊,既然是出来游玩的话。”

“不是出来游玩,”格瑞说,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情。“是想来寻找,恋人的。”

“那么就更要去看看了啊。星塔代表着希望呢,可以去许愿,可以保佑您找到恋人。在星塔上相遇的爱侣会永远在一起。”


星塔果真如人们所称赞那般好看,阿尔法的天空闪烁那么多颗星星,人们在星星最多的地段建造了星塔。站在顶端,放眼望去好一片星海。

格瑞到达星塔时正是傍晚,那时的人流最多。他寻着人流而走,才找到正确的路来到塔顶。四周果真许多人在许愿,但许下的愿望就一定会实现,相爱的人就注定会在一起吗?

“嘉德罗斯,这里太无聊了。”格瑞说。

星塔单单只是一座塔吧。格瑞想,那么多人的心愿都留在这里,如何能实现?只怕这小小的塔,连他一人的心愿都实现不了。本身枯燥而乏味的地方,只因为有了星星所以才显得神圣啊。本来就不切实际愿望,是因为有希望才得以实现。

星塔不会实现愿望,但神也许偶尔会答应你无力的要求。

“有多无聊,有你无聊吗?”

身后传来的声音像格瑞的大脑下达了当机的命令,格瑞不可置信,脑海里一片混乱。他僵硬的转头,视线被那人占了个彻底。

嘉德罗斯嘴角上扬,他就站在哪里看着格瑞。两个人就那样对视着彼此也不说话,直到格瑞回过神来,他的脑海里闪过很多想说的话,最后都化作了一句沙哑的开口。

“嘉德罗斯。”

—end.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篇算是写完了,这标题实在是给我心灵上最差的体验(但是确实不会取)。结局改了又改还是决定这样(删了kiss和拥抱)。其实有点算开放性结局,但确定是he。这两人的感情线挺让我纠结的,也深感自己的ooc。希望下次能带来更好的瑞嘉
如果明天过年的话,就把番外写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