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考试暂退

考试暂退

药太苦了。

是一杯温水下喉也冲不散的苦味,芥川撇起眉头强忍着恶心将交杂着药味的水咽了下去。他感冒了,加上他本身多年的慢性咽炎,又是将病拖拖拉拉的三四个星期过去了都没康复。

那时应该多穿点的,芥川想。他将目光聚集到沙发上横躺的恋人身上,望着对方身上单薄的衣物不满的开口。

“太宰先生,您穿的太少了。”

对方从沙发里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伸了伸懒腰又躺会回成刚才的姿势,仿佛并没有听见他说话似的。

芥川知道恋人这大概是又在撒娇了,明明已经过了撒娇的年纪,却总喜欢做这些事情来,性格也变得越来越粘人和小孩子气了。反而因时间的推移,他本身的性格被太宰打磨的温顺。

至少从某种程度上来讲。

他收好水杯,回房间到衣柜给太宰挑了一件保暖的毛衣。

太宰不怎么喜欢穿毛衣,大概是因为他总会把毛絮蹭到手上、脖子上弄的搔痒。所以当芥川拿着衣服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摆出了可怜巴巴的表情来。芥川间接无视,他将衣服向前递了出去,催促着恋人。

“太宰先生,如果您不想感冒就请给我穿上,我没那么多时间照顾感冒的您。”

“什么嘛,放心啦芥川,我是绝不会感冒的。”

太宰变脸,笑眯眯的伸手接过衣服放到一边,握住了芥川的手。芥川的手常年冰凉,太宰也是一样。但终归比芥川的手要好些,于是一丝热度通过掌心传达给对方。

“看,这不是暖和的吗?”

“我可没有感觉。”

太宰同他争了两三句,见芥川还是毫不通融才悻悻然穿上衣服。芥川也就不再说什么,给对方将领口和袖子拉好,却被太宰再次捏住手腕向下拉扯。他俯身低头,于是两人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

这本是一个温存的吻。末了太宰却伸手解开了芥川衬衫,扣住对方的臀部起身暧昧的笑了。

“······您的衣服才刚刚穿好。”

“我知道,我不介意再穿一次。”

温存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