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

嘻嘻,开始白嫖了。
熟人和太太不要日我Lof!因为很羞耻我会哭泣的5555

“快走,敦,这里交给太宰处理就好!”

“可、可是……不行的国木田先生!太宰先生,他给了我指引,就像是我的老师、再生父母一样的存在!”
“作为学生,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都在老师需要的时候,陪伴他照顾他关爱他追逐他理解他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才对啊!”

“……我想请教一下你这话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芥川同我说的。”

药太苦了。

是一杯温水下喉也冲不散的苦味,芥川撇起眉头强忍着恶心将交杂着药味的水咽了下去。他感冒了,加上他本身多年的慢性咽炎,又是将病拖拖拉拉的三四个星期过去了都没康复。

那时应该多穿点的,芥川想。他将目光聚集到沙发上横躺的恋人身上,望着对方身上单薄的衣物不满的开口。

“太宰先生,您穿的太少了。”

对方从沙发里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伸了伸懒腰又躺会回成刚才的姿势,仿佛并没有听见他说话似的。

芥川知道恋人这大概是又在撒娇了,明明已经过了撒娇的年纪,却总喜欢做这些事情来,性格也变得越来越粘人和小孩子气了。反而因时间的推移,他本身的性格被太宰打磨的温顺。

至少从某种程度上来讲。

他收好水杯,回房间到衣柜给太宰挑了一件保暖的毛衣。

太宰不怎么喜欢穿毛衣,大概是因为他总会把毛絮蹭到手上、脖子上弄的搔痒。所以当芥川拿着衣服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摆出了可怜巴巴的表情来。芥川间接无视,他将衣服向前递了出去,催促着恋人。

“太宰先生,如果您不想感冒就请给我穿上,我没那么多时间照顾感冒的您。”

“什么嘛,放心啦芥川,我是绝不会感冒的。”

太宰变脸,笑眯眯的伸手接过衣服放到一边,握住了芥川的手。芥川的手常年冰凉,太宰也是一样。但终归比芥川的手要好些,于是一丝热度通过掌心传达给对方。

“看,这不是暖和的吗?”

“我可没有感觉。”

太宰同他争了两三句,见芥川还是毫不通融才悻悻然穿上衣服。芥川也就不再说什么,给对方将领口和袖子拉好,却被太宰再次捏住手腕向下拉扯。他俯身低头,于是两人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

这本是一个温存的吻。末了太宰却伸手解开了芥川衬衫,扣住对方的臀部起身暧昧的笑了。

“······您的衣服才刚刚穿好。”

“我知道,我不介意再穿一次。”

温存才刚刚开始。


芥川从不浪费食物,在吃饭的时候也不喜欢说话。这种习惯总会使人陷入一种奇怪的境界,因为没有多少人会和他有着一样的习惯。沉默的气氛会令人感到不安,只有一方叽叽喳喳另外一方毫不理睬也会让人尴尬。

太宰就不一样了,这两种情况几乎与他背道而驰。只要是和芥川一起吃饭,从开始吃饭的那一刻起太宰的嘴巴就不会停下。他几乎什么都说,总是变着法子的让沉默的吃饭的芥川开口说话。而对方一开始似乎还对他有所回应,也是一直不停的和他谈论、回话。可是这种情况在成为恋人之后就慢慢的不同了,一两个月过去了,芥川就不再在吃饭的时候开口说话。

于是想办法让乖乖吃饭的芥川开口说话变成了太宰的一件新乐事,但这毕竟是恋人保持了很久的习惯,想要更改也是一件难事。尽管如此,太宰对此乐不疲倦。芥川君,芥川君。太宰念到,津津有味的讲起了事。

吃饭的时候请保持安静,太宰先生。芥川在他吐露出一长串的话之后点评道,他舀起一口粥轻轻的抿下,并不在乎恋人那沮丧的神情。

除了保持安静就没别的了吗?太宰思索着。他突然想到一个法子,在芥川将他的那口鱼片粥咽下时,太宰饶有兴趣的问芥川鱼片粥好喝吗。

芥川将热腾腾的粥推到太宰的面前,后者则摇了摇头,下一秒猛地起身抓住了他的下颚吻了上去。芥川愣了一瞬,太宰借着他发愣的时间扫荡了他的唇齿,狠狠的耍了个流氓。

口腔里不知是什么食物的味道已被鱼片粥的香气取而代之,太宰舔了舔嘴唇很享受这份‘掠夺’来的食物的美味。芥川的脸一片通红,慌张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从牙口里挤出一句抱怨。太宰眨了眨眼睛,做出委屈巴巴的样子说芥川君怪我干什么。我可没有浪费食物,也没有和你说话,不是吗?


而我却已别无选择。

太宰被冻醒时,已是半夜三更。他迷迷糊糊的坐起来,落下的被子和从窗口吹进的冷风让寒意深入了几分。

啊……忘记关窗吗?还真是蠢。他想,却不打算去关上窗户。太宰伸手揉了揉发痛太阳穴,只觉得口干舌燥,草草的披了两件大衣从床上起身想去拿酒喝。冰箱里只有几瓶果啤和红酒,太宰不想喝果啤,所以他只好伸手去拿他珍藏的红酒。

他从柜子里拿出几个玻璃杯,那是他好久以前去杂货屋买的了。杯子不是特用的红酒杯,但芥川说没有必要浪费那份钱,所以只买了普通的瓷杯。红酒也不是什么陈年的好酒,但因为是芥川的选择所以才显得额外珍贵。所以说芥川君是个没有酒品的笨蛋啊,太宰想。这红酒完全喝不出什么感觉嘛,怎么能算作你挑的东西呢?

他喝下几口,刺激辛辣的感觉在喉管蔓延开来,这让他感觉身子稍微暖和了一些。他倒了一杯满的,跑去窗台慢慢喝了起来。

凌晨三点的横滨并没有什么特点,不似东京那般繁华灯光遍布,也不像乡下一般繁星满天。跟没有你的日子一样无聊,太宰想,不知什么时候会常常想起你了,芥川君,听说只有老去的人才会时常回忆旧事,可是我才36岁诶,只是我青春的末班车啊,还有大把的时间玩耍。但你貌似很讨厌我嬉笑玩闹呢,心里总是对此很不满,嘴上虽然不说,眉毛却狠狠地扭在一起了。太宰想到这里不由得笑了笑,虽说你是怀怒和不满,但那副模样在我眼中可是可爱极了。可惜你太不耿直,倒是一直死堵着一张嘴,以至于每次我都意识不到过头,回过头来时你却已经不想搭理我了。

若是整个横滨都像东京那样热闹繁华就好了,芥川君,那样我就不会找不到你了,你总是穿一身黑衣,消失在黑夜中让人寻觅不得。我并不是每天都会想起你,但我希望我想起你的时候能找得到你,不过至少我们时常待在一起。那样比我一个人有意思多了,我想你也不会回避我,即使我总是去打扰你的工作。黑手党可比我没意思多了,我们大可以卷铺盖走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喝遍所有酒馆的酒,踏过日本的每一处。最后最好在一起去“Lovers hotel”,然后一起滚进被窝里干个三天三夜,我想听你在动情的时候说“我爱你”,那声音一定比陈年的美酒还要好上几分吧。可惜你一次都没有说过,好吧,我承认我这是在为难你。不过我为难你也不是一两次了,每一次你都输给我了不是吗?

芥川君,从前你二十岁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今天这般?每一天都混混沌沌的过着,每一秒都耗费了我全部的生命力去活着,苟延残喘的狗都不似我这般吧,我已经不再是“野犬”。至少他们还有活下去的动力,而我除了思念和哀悼你则一无所有。活下去,我做到了,但这并非你真正所想的吧。所以说,你从来就没有了解过我啊,芥川君。好懂得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仍然理解不了你那时说的话呢。『太宰先生,您不应该因为那种任何无聊的原因死掉』,可是怎样才能算得上是不无聊的原因呢?我不懂啊,芥川君。芥川君,来教教我吧,我渴望得到摆脱,而这个世界也需要你。看呐,一具没有灵魂的活尸正等待你呢,这听上去好笑又可悲。芥川君真的很固执,很多事情都是一样的,我已经不愿再说你了。但你其实也是个温柔的人呢,帮助镜花不就是个例子吗?但是既然能帮她,那为什么不能帮帮我啊。做不到吗?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愿不愿意和有没有那个能力了。那时的你已经不再是软弱无能的自己了,现在的你却真正的面对一切事物无能为力。

所以说,芥川君,起来吧。从腐朽的地下中爬起,不要待在哪里了,只留我一人会寂寞的。

所以啊,芥川君,我仍在这六道里继续挣扎,如同一座枯骨陷入这如同烂泥一般的世界,唯有你却已然摆脱得到救赎,不,或许你并不需要救赎。

———
居然写刀了我也很意外。
这篇本来想写糖的,太宰偶然像窗外看去的时候发现芥川站在楼下看他。芥川发现太宰看见他了于是想走,太宰对他说站在那里等我的故事。
结果意外的想法,就写了刀。我没写过这种文风,算是短篇文风尝试……

芥川君,芥川君。太宰转过身来呼唤芥川的名字,芥川那时正看他背影入迷,突然被这么一喊反而愣了一下。
快到圣诞节了,芥川君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太宰笑眯眯的问。
不,并没有。芥川急忙答应着,您突然问这个是有什么事情吗?
唔,不啊。太宰作出苦恼的样子,只是想着交往这么久了还没有送过你什么礼物呢……芥川君好歹也提一个吧,让我做做称职的男友嘛!
交往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从太宰的口中听到这个词还是令芥川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可以麻烦太宰先生为我准备礼物呢?他惶恐的说道,我也并没有送过先生什么,您有什么想要的吗?
啊……太宰皱了皱眉头作出思考的样子,这样吧芥川君,我想想我有什么需求,想到了再告诉你。
好,太宰先生有任何需求请立刻告诉我!芥川认真的对他说,无论是什么要求在下都在所不辞!
嗯。太宰含糊的应下,转身露出了狐狸般狡黠的笑容,他快藏不住了。
“无论是什么要求在下都在所不辞”就等你这句话啦!太宰心里在狂笑,太好骗了,太可爱了吧芥川君。这样一来就踩陷阱咬饵了,怎么这么容易啊——想要的事情可多着呢,回去给你列个长长的清单好喽,洗干净身子等着吧。他哼起了歌

【太芥】小人儿。

太芥短篇,是颗糖心。
标题太难取,一定要名字的话,小人儿好了(不如不取)
※梗取自脑装垃圾太太!感谢神仙 @脑装垃圾

-0
芥川感觉他的上衣里有着什么东西正在朝上爬着,他伸手摸向那里,突然一个小小的人儿从他的衣领钻出。

-1
他看见小人那头棕色的卷毛和那对棕色的眼眸,长的像极了太宰治,甚至就连衣着和手臂、脖子上缠的绷带也是一样的——
“太,太宰先生?”芥川蒙住了,他收回手瞪大了眼睛观察这个和太宰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人,太宰治的“缩小版”。
“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吗,芥川君。”小人朝他笑了笑,紧接着拍了拍身上弄皱的衣服。“我说,从你的衣服里爬出来还真是不容易啊——”

-2
“真的是您吗?”芥川缓了一会儿才接受眼前的这位“太宰先生”。他感到不可思议,太宰先生为何会在他衣服里?而且还缩小成现在这幅硬币大小的模样。不过看这幅样子和听他说话的声音、语气,是本人没错了。他有些苦恼,不知如何应对眼前的事情。但考虑到来者毕竟是“太宰治”,芥川还是换上了一副恭敬的语气问到,“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说来话长啊,其实我还不止一个来着呢。”小太宰捏着下巴摆出一副思索的样子,“我是太宰治的化身而已,至于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其实是因为——”
他故意拉长了语调,看着芥川那副认真的模样却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小太宰”朝芥川勾了勾手指头示意芥川靠近,于是芥川乖乖的低下头将耳朵凑了过去,却听见小人轻声说了一句,
“我喜欢你。”

-3“不管怎么说,您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也……”芥川错愕了一瞬间,紧接着他皱起眉头。虽然认为这只是单纯的玩笑,可芥川还是对小人的恶趣味感到些许不满。他话未说完,突然从衣领里钻出了另一个“太宰”。
“啊,你总算出来了嘛!”芥川还没反应过来,这边的小太宰就已经跑过去和新出来的“太宰先生”接头扯在一起。新出现的太宰先生和原来的太宰先生有些不一样,他的一只眼睛被绷带缠住,神情看起来也比之前出现的那只太宰先生冷漠许多。他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屹然散发出一股“勿近”的气息。
这不是……芥川的记忆在脑海浮现,他默默吞下一口口水,放松的身体又紧绷起来。
这不是从前的太宰先生吗?
“为何您也出现在这里了,太宰先生。”芥川的语气不由得有些戒备。虽说已经变小了很多倍,但只要看到这幅面容,他还是紧张不少。
“我说,这是你和上司说话应有的语气吗。”新太宰的语气中就透露着一丝恐吓的信息,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将他的拳头伸向芥川的脸,或着用腿横扫过芥川的腹部。但出乎芥川意料的是,这只凶巴巴的太宰先生只是偏过了头去不看他而已。
“他出现的意思就是说,黑暗时代的太宰也喜欢你啦。”另外一位小太宰眯起眼睛笑到,他伸出手搭住他“同体”的肩膀将他拦过,“我们两个都喜欢你哦。不过,也不止我们俩喜欢你。”

-4
“太宰先生他,真的有这么喜欢我吗?”芥川此时的心情很复杂,他将黑布化生成钩子的模样勾住了每一个“太宰治”的衣服,然后将他们轻轻的拎起来聚到一起。一个,两个,三个……很多很多的太宰接连从他的衣服里面钻出,有的甚至跑到手袖哪里去了。芥川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得将衣服脱下来抖一抖在确认一下还有没有落单的太宰。他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如果说能见到太宰治本人的话,他当然是乐意并且求之不得的。可是现在出现了一群太宰,而且还是一群真人的化身,口口声声的说着喜欢他……
“如果出现了这么多的话,确实就是很喜欢你啦。”不知是那个小太宰说道。
“我们的相貌或者性格,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可是喜欢你的心情却是不变的呢,大家都是一样的喜欢你,从开始喜欢你到底那一瞬间到现在,未来。我们都是太宰治这个本体喜欢你的那份感情的化身,本体有多喜欢你,就有多少个我们啦。”
“所以说你这笨蛋,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小太宰说。

-Fin
芥川不说话了。
那个人真的喜欢我吗?芥川又问自己。
太宰先生,如果真的喜欢他的话,那么当初为什么选择抛下和否定他呢?芥川想不通,更不明白为何太宰会喜欢上他。如果只是一个恶作剧怎么办?如果不是恶作剧,得知了太宰先生心意的他应该怎么去答复呢。
那么,我喜欢太宰先生吗?芥川想,如果这些“太宰先生”没有出现,那么我恐怕无法意识到太宰先生喜欢我的心情。可是如果是我自己的话,我喜欢太宰先生吗?只是想要得到那个人的认可,想要待在他的身边,想被太宰先生注视的这份心情,也能算是喜欢吗?
“我说,芥川君——你喜欢我吗?”不知是谁突然问到。
“喜欢。”芥川说,紧接着他愣住了。
因为他所说的,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答案,是不经过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的答案啊。

-尾声-
没想到居然这么喜欢我呢。
太宰笑的开心,他伸出手“把玩”着这些小芥川,那是他从各绷带处抓到的小家伙们。他们出现的缘由和数量令他半是惊喜半是意想不到,虽然大概知道芥川很执着自己的心情参和喜欢的成分,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多。
太好了,看来也不是那么蠢到不可救药嘛。太宰想,那么接下来的路可以轻松点搞定喽?
“太、太宰先生,请不要再捏我了!”芥川们提出严重的抗议,然而这似乎是无效的,太宰反而笑的更开心了。
“这个生气的表情真是比芥川他平时的那副苦瓜脸可爱多了呀——”太宰感觉自己的心情仿佛花儿绽放一般的美丽,“还有平时的错愕脸,不满脸,愤恨脸。虽然净是些不开心的样子,但是也是很可爱的嘛!如果能一直这么可爱下去就好了。还有那副小时候被我骂,出于恐惧不敢回嘴却一直瞪着我的那副模样。瞪一眼就算了,还不够,一定要一直盯着我看,要把我吃了的恐怖表情——也很可爱啊~”
“您、您在说什么啊!”小芥川们的脸红了一片,“那种不尊敬的行为绝不会再做了!哪里可爱啊?”
“就是很可爱啊——”太宰的语气变得温柔。“无论是什么样子的芥川,在我眼里都很可爱呢。是个努力又粗神经的笨蛋。”

漫画外传4

可以说是芥川中心场!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没看所以来分享。

有太芥!是糖啊!!!

链接走评论

【太芥】花吐症

太芥短pa。
花吐之症,需要两情相悦的亲吻,在花期之日没有得到,就会一天天痛苦着死去。

-0
芥川患上了花吐症。

-1
鲜红的玫瑰花瓣从嘴角吐露,他张开手掌接住那片花,随后将它捏碎。
花和人都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没有人可以知道。
他带起口罩,收起一副手帕放在身上。
起初下属们并没有太过在意这变化,面对他们关心的询问,芥川也只是淡淡的敷衍起这件事。
“没什么,”他说。“小感冒而已。”

-2
事情并没有如他口中轻描淡写的那般好,起初只是偶尔在咳嗽声中带出一两片花儿,而后却愈加严重。他的咳嗽开始带血,吐花次数越来越频繁。
直到那次与中岛敦的交战,受到重击的芥川双腿颤抖着跪倒在地,他感到喉咙里向上涌出一股热流,大口大口的从口中呕出鲜红的血和花。
耳边传来人虎的喊叫声,罗生门切断了空间,芥川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别告诉他,”芥川瞪大了眼睛,黑色的眼眸中是前所未有的杀意。“别告诉太宰先生。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说出去,就杀了你。”
“可是,芥川……”敦的心情复杂,他收起虎掌,恢复成人性的模样。“为什么,你看起来明明那么难过啊?”

-3
芥川逃跑了。
也不能说是逃跑,他向森欧外以养伤的理由离开。去到了谁也找不到的贫民窟藏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理由,到底是在躲谁,其实没人比他更清楚。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病症没有好转。贫民窟的天空是灰色的,芥川亦是一样。没有生气的他和贫民窟一样,仿佛永远不会好转和亮晴。
在死亡即将到来的日子,他蜷缩起身子静候和感受生命的消逝。
不得到心悦之人的吻就永远不会好转的病症…吗?
那就别好转吧,没有生存的条件和资格,请让我就这样死去。
如果由自己卑微的祈祷和请求来换取那人因为同情而施舍的唇,那么死亡又能差上多少?
芥川笑了,他笑的很难看。

-4
被人找到的时候,他已经在接近死亡的边界了。
“哦呀,果然在这里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明明只是对方轻声的自言自语,芥川却感觉如同一桶冰水从头顶一直浇到脚下,陷入绝境般。
……明明已经就要死掉了,芥川想。在这种时候被找到,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脚步声渐渐逼近,芥川挪动身体退到房间的角落。太宰停在他的面前,两人都陷入沉默的局面中。
“想在这种地方悄悄死掉吗,芥川。”太宰低沉的发问,比起疑问句更不如说他是在陈述。芥川听不出他此时的语气,他偏过头,却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叹气。太宰蹲下身子看他,轻轻的抬起他的下巴想扳正他的脸。
“看着我,芥川龙之介。”太宰说。
芥川不说话,也并不想去看他。说点什么?如果说他真的想说什么的话,大概就是责怪太宰为何要来找他,然后将他赶走。而喉咙只有撕裂的感觉,他即说不出话也没有力气赶走太宰,所以他只得固执的偏头。
太宰索性将头靠了上去,芥川却用手捂住了嘴。
“太宰先生不需要为了我这样做。”他说,“所以请离开吧,让在下孤独的死去就是对在下最好的帮助。”
“说出这种话来真是太令我伤心了呀,芥川。该说你蠢还是固执呢?”太宰脸上虽然挂着笑容,手没有放开的意思。芥川皱了皱眉头,太宰露出无奈的表情,却凑的更近了。“想要解开花吐症,需要的是两情相悦的亲吻,如果只是其中一方单相思的话,病症只会传染而不会解开。”
“那您为何……”芥川的话还没有说完,唇齿已被人堵上,芥川的眼瞳放大,视线突然被男人无限靠近的面容遮住,他什么都看不清,却突然一瞬间明了。
太宰按住芥川的脑袋,他们在潮湿阴暗的角落接吻。有什么正在滋生着,天光破晓在地下的贫民窟,就连芥川也感受到了——
花消失的感觉,和被阳光所照射的感觉。

-Fin
“太宰先生,既然我已经痊愈,那您为什么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吻我?”
“笨蛋,我偶尔也想当一名花吐症患者啊,向你索取两情相悦的亲吻。”

他是一个贼。
芥川按低了他的帽子,一边往人群密集的地方走去一边打量着周围的人。
他在寻找合适的狩猎目标。
他观察周围50米范围内的人,在不经意间伸出手掠过目标的衣兜或背包拉链,他的手法娴熟,速度飞快。没有人发现他们身上的物什或钱包丢失,芥川将他的收获都收进他的黑衣『罗生门』里,随后拉高了他的衣领。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他想到,目光却不经意间瞄到左前方哼歌的穿着风衣的棕发男子。他的口袋里的钱包一角明晃晃的露在外面,像是任人宰割的肥肉,送入虎口的羔羊。很好,今天就拿你当我最后的目标。
在锁定了目标之后,他跟着那人走了一段距离,看准时机迅速上前撞向了男子。
非常抱歉,芥川道歉,随后匆匆的低头走开。
没有关系哦,下次见~棕发的男子对他的背影喊到。芥川没有回头,他错过了男子那一抹狐狸般狡黠的微笑。
下次?芥川嗤笑一声,暗暗讥讽起男子的愚蠢。连自己的钱包丢了都不知道,还好心的和别人道别,真是有够傻的。
他拐进阴暗的角落,伸手翻向里衣的口袋。钱,银行卡,身份证,一部手机等等。他轻点着到手的“赃物”,随后打开了棕发男子的钱包。
他傻眼了。
钱包里一分钱也没有,有的只是一片玫瑰花瓣和一张写着名字的卡片。
『我叫太宰,侦探太宰治。想和我来个浪漫的殉情吗?可爱的小黑手党。』

※黑手党在这里指的是小偷。

请注意!横滨黑手党干部大人中原中也先生,您的老搭档太宰治先生拿走了您最喜欢的8L旺仔牛奶送给了他最爱的先锋队队长芥川龙之介先生,您搭档真的好爱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