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

嘻嘻,开始白嫖了。
熟人和太太不要日我Lof!因为很羞耻我会哭泣的5555

玉藻前的力量使雪童子诞生了,雪童子走到外面的世界学会了爱,然后给予他爱的老人被失控的玉藻前,所以雪童子选择向玉藻前复仇。
源赖光培养了鬼切,鬼切走到外面的世界接触了事物之后特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认识到自己被利用后选择向源赖光复仇。
……?这熟悉的感觉

-
妖刀姬在宠物后院招来了一只猫。
那只猫的毛色很特殊,是少见的遍体通白的猫儿。但它有一双鎏金的眼眸,跟妖刀姬一样。
她沉默着看着这只猫,将面前装满小鱼干的食盒朝着猫的方向推了推。“吃吗?”她轻声询问。
鱼干在眨眼间被一扫而空。

-
持续喂养猫一个月后,这只猫跟着妖刀回了寮,形影不离的跟着她。
妖刀不再去喂猫,带着这只猫经常去刷魂十。猫咪总是从大蛇的巢穴给她叼来御魂,生命针女或防御网切。
“……”妖刀姬先是不说话,她沉默着接下,然后伸手摸摸猫咪的脑袋。猫咪以为这是收到了鼓励,于是更加勤奋的去为妖刀带来更多的生命针女。
终于在有一天,妖刀看着猫咪嘴里叼来的六星生命针女痛心疾首的开了口:“谢谢,但是我真的不需要这个。”
猫咪疑惑的放下了嘴里的生命针女。它记得这是与妖刀身上的那一套配套的。那你需要什么呢?猫咪想着,急切的对着妖刀叫了起来。
“强大的,有用的,完美的。”妖刀说。
猫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转身小跑着离去了。妖刀看着猫咪离去的背影不经沉思,原来猫咪跟人类一样有趣。

-
次日,寮里丢了整整一套暴击针女,而那套暴击针女正好是妖刀姬平时用的需要的那一套。小纸人搜遍了全寮都找不到,妖刀只好暂时留在寮里。
针女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丢了呢?妖刀疑惑的想。
成员们纷纷离开了寮,只留下妖刀。这时她才注意到,平时活跃的在她身边打转的猫咪不见了。猫咪去哪儿了,是跟成员们一起去刷魂十了吗?妖刀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她起身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搜寻了一下猫猫平时喜欢去的角落,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只白色的小猫。
“猫……”妖刀呼唤着猫,却突然感觉天空灰暗了起来,一丝从未感受过的强大的妖力在周围迅速散开,将她保卫了起来。她猛地抬头一看,一个带着灰色翅膀的有着银白头发的妖怪出现在她眼前。
她警惕的望着眼前的大妖怪,对方不急不慢的从空中落下,离地的一瞬间收起了他的翅膀和覆盖在周围的妖气。感受到对方没有敌意,妖刀姬将手中即将出鞘的刀按回。对方貌似抱着什么,一个小脑袋突然从对方的袖子下冒了出来。是猫!
妖刀惊奇的望着那个熟悉的小脑袋,小家伙朝着她叫了几声,挣扎出妖怪的怀里朝妖刀跑了过去。妖刀伸手抱住了它,面前的妖怪突然在这时从拿出了妖刀原本丢的那套针女。
“这就是你掉的猫和六星针女吗?”
他问。

⭐猫叼回男友的故事。
⭐有些借鉴空间里那个梗,侵删。
⭐强大的,有用的,完美的大天狗。

春樱对决也是狗刀啊qaqqq等我考完我就回来呜呜呜这官糖大把大把的

窒息

是炮友设定,没想到我居然写这个设定了。

-
再没有什么比唇齿相融更令人心动的了,闭眼体会或睁眼相视都令气氛暧昧不已,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荷尔蒙的气息也在预示着什么。倘若这时大天狗伸手去拦住对方的腰部,可能会换来妖刀抗拒的推开,力道虽轻,却是不可置疑的拒绝。
抱歉,妖刀轻声说。
没什么好道歉的,既然你不想,我自然不相求。大天狗说。他拭去嘴角牵出的淡淡的银丝,这个举动令妖刀红了耳垂。
下一次能加深这个吻吗,大天狗贪得无厌的问到。他的语气中透露着些许期待,又暗含着某种意犹未尽的情感。为何总是抗拒我的接吻呢?明明我们已经做过比这很大度的事情。
我并不抗拒接吻,妖刀姬说。无论什么时候都一样,但这种似情侣间暧昧的气氛令我害怕而已。我不喜欢那种相爱的感觉。心都会被对方束缚的紧紧的,明明鲜活的跳动着,却不受控制,好像不属于自己了似的。
可是我的心早就失控过了。大天狗说,他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而我需要的,不过只是一个让它打乱节奏的吻而已。

大天狗常年佩戴面具,鲜少有人见过他面具下的真容。只有妖刀姬知道,隐藏在那张面具下的脸庞是何等俊秀。那是一张菱角分明的脸,生的极为好看的眉目。
嘴唇是薄的,是冰凉的,但这并不妨碍接吻时彼此间的那份窒息和燥热感。束上的黑发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很干练,也散发出一种禁欲的感觉,但动情时的眼神已将大天狗整个妖怪虚假的,坚硬的外皮剥开,只留下一颗心奉送到妖刀姬的面前。

【狗刀】天生一对

现代校园,短完,OOC有,私设有。
内含少量酒茨。
感谢阅读!以下正文

如果是一所学校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听闻一些妖刀姬和大天狗的绯闻。
两个人同为学生会的干部,妖刀姬几乎是大天狗一路扶持和教导过来的。处理文件,解决问题的方式相差无几,两个人在学生会里面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一起做事,聊天。基本上学生会每一件对方处理的事情都有彼此的一份力和建议,“最佳拍档”的名声是大家明里说的,“默契夫妻”的外号也是大家私底下笑的。虽然说确实没有实锤,但四舍五入在一众人眼里就是隐瞒恋爱了。
曾经有人在毕业之前组织了一场投票,认为他们会在一起的人占了学生会的九成,大家甚至一起讨论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公开。
实际上到了毕业的那天,也没有他们在一起的消息。两个人只是礼貌性的互道了一声再见,初次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金鱼姬差点没把她的扇子都扔出去,搞什么啊这就是我站了两年的人吗?她大喊。
不对劲,肯定不对劲。妖狐分析到,这两个人就算是平时也没有那么话少,更何况都到了离别的时候了居然还是这种模式,至少也应该一起说点什么吧,难道说他们已经私底下毕业前吵架分手了?
哪有什么不对劲啊。赶快点,请客的请客交钱的交钱。唯一一成不认为他们会在一起的青行灯笑了,却带着一丝惋惜。无论何时,从来都只有大天狗的眼睛里闪烁着名为喜欢的情愫,她说。

事实上,虽然说和想象中偏差了一些,结果还是一样的。
两个人都考入一所一流的大学,大天狗表白是在入学后的第三天。他在妖刀姬放学必经的一条路上等了一会儿才等到妖刀,妖刀还未开口说话,大天狗就已经伸手递出了白色的信封。

这是文学部的介绍,大天狗说,这次也依旧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工作。

好,妖刀姬说,会认真考虑的。
她伸手去拿信封,大天狗却在她触碰到一角时收回了手,妖刀姬疑惑的抬头去看他。
还有一件事想要你答应我,这个很重要,请务必仔细考虑。大天狗的神情认真了起来,妖刀姬也不由得变得有些紧张。
请说是什么事情。妖刀的语气很诚恳,既然是你的请求,我一定全力以赴。

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

大天狗说。
埋藏在心里不算秘密的秘密说了出来,大天狗感到轻松。是的,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已经没有讨厌的议论纷纷的人和那么多杂乱的事物与沉重的学业挤在我们之间了,是时候该做点什么了,大天狗想,于是他不经微笑起来。
妖刀却因这话轻轻皱起眉头,大天狗愣了一瞬,随后他看见妖刀姬微微张开了嘴。
抱歉。妖刀姬轻声说道,我们不合适。

第二天两人碰面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妖刀姬有些担心大天狗会因为告白被拒绝的事情和自己产生隔阂,但后者还是和平时一样,礼貌的笑笑打着招呼。他们在大学的选修课四节有两节相同,两个人差不多天天见面,但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
兜兜转转,两个人最后还是又呆在一起了。妖刀姬如约去了大天狗所说的文艺部,大天狗为此看起来好像很高兴。两个人在磨合一阵子之后差不多又变回了从前的状态,一起讨论和策划,开始着手打理起社团。文学部本就没什么人,唯有的几个书呆子也不怎么整理。他们忙了两个小时才把部门弄得干净整洁,连带着买了一些植物摆放,这才显得有些生气。紧接着把文学部用了三四届的简介也被更改了,开始了新一轮的招生。
我打听过了,文学部在我们学校算是比较清冷的,妖刀姬数着手里新收的入社申请团,厚厚的一打捏在手里,她稍稍露出了放松的表情。没想到今年能收到这么多的新生,还很担心会不会没有人。
这次真的幸苦了,大天狗说,他微微挑起了眉,心情很好?一起去喝一杯庆祝怎么样,就我们两个人。
妖刀姬想要回绝,大天狗却对她睁大了眼睛,那股期待和渴求的眼神直直的放射,仿佛在对她说“请不要拒绝我”。妖刀姬一时语塞,拒绝的话堵在喉中一时发不出声音。

他们约定在周六的上午9点在转角咖啡厅见面,大天狗在前一天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准备。第二天他起的格外早,在镜子面前确定自己的衣着没有问题时轻笑着踏出了门。他约好的时间早到十五分钟,他随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等待妖刀。却不想还等不到五分钟,妖刀就已经拎着一个柠檬黄的挎包出现在门口,见到他随机愣了一下。大天狗礼貌的一笑,妖刀随后回过神来解下包面对他坐下。
两个人在咖啡馆闲聊了一会儿就一起去了游乐场。人群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多一些,妖刀沉默着跟在大天狗身后穿过人流走向各种游乐设施。大天狗尽量挑选了一些不是很刺激的项目,但妖刀对此好像不为所动。两个人玩到黄昏时才差不多有了回家的念头。
大天狗最后带着妖刀来到摩天轮的面前,坐过摩天轮吗?要不要一起尝试一下。他微笑着提议。
妖刀姬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两人坐上了末班,摩天轮可以看到很远的场景,妖刀姬看着远方不知思考着什么。大天狗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开口打破了沉默的局面。
你知道约会三大圣地吗?大天狗问到。妖刀这才回过头去看他,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摩天轮,电影院和海洋馆。大天狗说,相爱的人会一起去这里,告白,接吻和牵手……下次要一起去电影院和海洋馆吗?
妖刀偏过头去没有再看他,大天狗苦涩的笑对答复。等他们回到地面的时候,妖刀轻轻的说,摩天轮其实也没有那么好看。
您怎么知道我喜欢摩天轮呢?它从最低升到最高,看过那么美丽的风景最终却又回到了原点。

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相处,出去约会和谈天说地而升温。大学生似乎不比高中生那样了,一段时间的七嘴八舌后大家似乎意识到了这对好像跟想象中的不露声色的小情侣不一样,于是从一开始的议论纷纷到后来不再有人脑补他们的关系。大天狗和妖刀姬还是和以前一样相处,他们的行为从来没有因为众人而改变过什么。只有大天狗一人知道,告白也好,约会也好,并不是他真的没有做过这些。于是他又笑笑,这样也好。众人什么都不知道,也少一些人在妖刀面前聒噪。
秋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收到了来自酒吞童子去参加同学聚会的邀请。酒吞童子是高中时和大天狗、玉澡前齐名的学生。初中时便认识,那时候酒吞与茨木是著名的喜欢挑事,大天狗心底自然也瞧不起他们,没想到高中居然考上同一所重高。虽然不是特别要好,但也算得上熟人老交情。
妖刀姬没有去使大天狗对此感到有些可惜,但他在赶到时突然后悔应该把妖刀拉过来,至少得看看这帮老同学们长大以后的样子。
推开饭店的门,立刻有一群人起哄到会长大人到了。大天狗被一群人包围起来,大家举着杯子一个个朝着他说迟到要罚酒。他无奈的一杯杯喝下,应付完之后才找了个小角落坐下。酒吞童子也就跑到他身边来了,于是又引来茨木一统碰杯。
高中时你总是扯着那副架子也不陪我们去喝酒,今天算是见到你这家伙喝酒的样子,酒吞童子揶揄。怎么没见妖刀姬和你一起来?还没泡到?
大天狗不搭理他,他们私底下不是没有交际,所以这事他算是一清二楚的,只是单单想找他乐子而已。他抬头又喝下一口,辛辣的味道在喉道蔓延开来。妖刀不来关你什么事啊,倒是你怎么就出国了?
挚友天生聪慧过人,在人群中本就犹如鹤立鸡群,在国内发展有碍挚友前途,所以必定要出国啊。茨木童子插嘴到。大天狗冷笑一声,那你怎么不随着你挚友一起走啊?真不怕他到国外跟别的红叶混在一起阻碍他大好前程吗。
茨木童子愣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暴怒。还未破口大骂便被酒吞童子一把捂住了嘴,行了你别逗这家伙了,我出国选修早就把他安顿好了,我不把他处理好自然是不会放心出国的。这家伙和我分开也好,让我耳朵休息一段时间再回来听他牢骚。反正都确定互相喜欢了还怕跑了不成?他揉了揉茨木的脑袋,淡淡的说到。
时间不是问题吗?大天狗想,但他没问出来。如果真的彼此相爱最终会在一起的八点半剧场啊,明明都是成年人了还怀揣这种想法。
别总把话题转开,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大天狗?酒吞带着点报复性的意味开口,你和妖刀处这么久了还没在一起,你们不合适吧。

妖刀接到短信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照酒吞的地址赶去了。她赶到的时候大天狗正好在路边尝试打车,看到她来立刻放下了手,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她。于是她三步并两步跑了过去,大天狗扑在她怀里。
妖刀瞪大了眼睛,一股铺天盖地的酒气袭来令她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但她意识到身上的人正是喝醉了需要照顾的时候,她还是忍住了去推开大天狗的动作。她想转身用手臂架住大天狗,对方却把她抱的紧紧的。
你喝醉了,妖刀说。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他们呢?他们给我发短信让我来接你,说你心情很不好喝了很多。大天狗,我记得你没有嗜酒的喜好。
大天狗没有理她,只是把头埋在她脖子中间许久都不说话。过往的人们纷纷看着他们,妖刀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男子的脸颊,却被大天狗抓住了手。
他们说我们一点也不配,大天狗开口,声音带着些许是醉酒之后的沙哑。妖刀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感受到了他的些许怒气。
妖刀姬呆住了,或许这时候她应该说些哄小孩子的话来哄大天狗。只要对他说『不是的』或者『他们说错了,我们很般配』,也许接下来就会好办一些。但是妖刀不知道她该怎么办,她不了解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大天狗,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和他“很搭配”一样。
他们说的对,我们不合适。
于是她轻声说。
大天狗没有答复她,但他确实松开了紧紧抱着妖刀的手。妖刀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表情,失望,愤怒或者悲伤?那都不是她所能接受的。但大天狗伸手捧住了她的脸,于是她不得不抬头去看。
看着我,妖刀。大天狗说,他的神情不像是一个醉酒的人,不带任何妖刀所想象的负面情绪。
不是这样的,你错了妖刀。他认真的说,我们天生一对。现在你能再告诉我一遍你的正确答复吗?

你赢了。妖刀想,她把头埋到大天狗胸口间,我想我真的是彻底败给你了,就算是喝醉了还这么厉害啊。不,正是因为喝醉了才会不顾及我说出心中所想吧。好吧大天狗先生,我输了,这几年都输的一败涂地。
我爱你,她轻声说道。

——
于是这篇拖拖拉拉修修改改终于好了!
看狗哥高中暗恋小插曲请走评论。

天生一对

学生会的事情处理完已经到深夜了,他很少忙到这么晚,在一堆文件埋头两三个小时。他揉了揉微微有点发痛的太阳穴,咖啡已经冷却,被他放在一旁。

不过,也不是一个人。大天狗抬头看向面前的女孩,嘴角弧度微微上扬了一分。

“晚上好。”他轻声说。

妖刀姬已经睡着了,她的身子随着每次呼吸一上一下的轻微起伏。她貌似睡得很浅,只要有一点声响就会吵醒似的。他们只开了一盏小夜灯,昏黄的光线照着她小巧的脸庞,大天狗忽然意识这次加班反而使他赚到了。

很乖,很可爱。大天狗不禁微笑起来,这副放下冷冰冰的表情毫无戒备的模样倒是比平时美多了。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妖刀的身上,随即拉开她身边的椅子在她旁边坐下,仔细观察起女孩的睡颜。

到底是什么时候起开始意识到自己喜欢她呢?大天狗想。日久生情真的无不适用于任何人,他曾嘲笑过酒吞童子为此中招了,结果他也为此沦陷。

他伸手轻轻摸了一下女孩的脸,虽然是个不怎么好惹的姑娘,脸蛋却和婴儿一般柔软。如果不是总是离大家远远地,应该是很受欢迎的呢。大天狗轻轻的用手指捏住了妖刀的一缕发丝,在空中旋转几圈将她的发丝和自己的手指缠在一起。就像串起的红线一样,不是吗?大天狗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感到好笑,同时他也深感喜悦。

这种独处的机会也是不可多得的呢,大天狗想。那么,请允许我坏心的让你在这里多睡一会吧。等到时钟指到2的时候再对你说,“晚上好,该起床了”好吗?

是已经完结的《天生一对》里面想象过的场景,因为不好放单独放出来了。

《天生一对》请走评论

-
他已经送出去很远了,从繁华热闹的京都游过,走过道路泥泞的乡间田野,穿越幽静茂密的树林。他们走在山中,风刮得有些大了,直到再也看不见人影踪迹,玉澡前才停下送行的脚步。
雪童子却没有停下,甚至没有回头再看他一眼。
说点什么吧。玉澡前想,我们总不能就这样分别。
“你何时会回来?”

雪童子闻言停下脚步,他顿了一下,转身看向背后的玉澡前,眼神中透露出一股隐晦不明的情感。他眨眼,呼之欲出的情感只在片刻间消散。
“不知道,”雪童子说。“也许很快,也许要很久,也许永远不再回来。”

玉澡前不说话,双方都选择了沉默。
抱歉,雪童子想。雪童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产生愧疚的心理,或许是因为他没有考虑玉澡前的感受选择离开,而搪塞的借口却是修行。其实他们都知道,对视那一眼彼此直白又暧昧的眼神就解释了一切。巫女,寺庙,神灵,太多东西挡在他们身前。
所以他们都选择了逃避。

“再见。”雪童子说。
玉澡前仍然没有回应,他静静的看着雪童子,仿佛想从他的身上获取什么。他上前朝着雪童子走去,将他环在怀里。
雪妖是没有心的,所以也不会感受到温暖和情感。
雪童子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正在融化,某个部位被刺眼的阳光照射。九尾的大妖怪,给予自己生命的人轻轻将他环在怀里,雪童子颤抖了起来,他瞳孔放大,不受控制的僵硬。
“我爱你。”玉澡前轻轻说到。

他猛的想起临行前与她的诀别。

-
“去外面的世界吧,”巫女靠在墙上看着他,对他挥手道别,“去寻找爱的意义。”
“什么是爱?”雪童子问。“那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吗?”
“会有人教给你的,”巫女笑了,那是雪童子第一次看见那般明媚的笑容“是可以融化你的力量。”

-
“……玉澡前大人,玉澡前,”雪童子的声线沙哑不稳,“再教教我吧,教会我,告诉我什么是爱。”
玉澡前低下头去亲吻雪童子,霸道又温柔的撬开他的齿关。这是一个漫长的吻,直到他们都气喘吁吁,银丝被拉的很长,背光的玉澡前有些模糊。
“教给你,”玉澡前说。“全部,包括我自己。”

妖刀姬的睫毛很长很细。
大天狗趴在桌子上,在心里默默的数了起来。
学生会的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妖刀还安静的睡着了,就在他的旁边。浓密乌黑的秀发散落下来,有一部分遮住了她的脸。大天狗想要轻轻的帮她拢一下,在再三确定周围确实没有人之后,他朝着妖刀伸出了手,在缩回之时还贪心的在她的脸上轻轻的蹭过。妖刀的脸很白很软,大天狗的耳根悄悄的红了。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觉得有千万双看不见的眼睛紧紧的盯住了他。
其实,这是偷亲的最好时机了,安静的办公间,睡着的喜欢的人和自己独处,还有什么比这更充满诱惑?大天狗想不出来。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尝试去亲一下他的暗恋对象,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妖刀不知道,也没人看到,美哉?于是大天狗鼓起勇气,板回了平时那副冷俊的面容来。他盯着妖刀的唇看了一会儿,又摆下阵来。他小小的沮丧和纠结了一会儿,起身离开。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呢?苹果糖,凤梨酥还是菠萝蜜?反正大概是酸酸甜甜的吧。可是暗恋是什么滋味呢?摩卡咖啡,黑巧克力抑或毒品?大天狗再清楚不过了。苦涩的,恶人的味道,却又让人欲罢不能。他扯开可乐的易拉罐拉链,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冰凉的刺激的味道让他稍微舒服和冷静了一点。“表白吗?”大天狗自言自语道。
可是该怎么表白呢?情书太普遍过时,一大串文字看起来就枯燥无味了。当面说明吗?“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大天狗尝试着说了一遍,又沉默了起来,自己背稿的严肃的语气会不会吓着妖刀?在与同学聚会被嘲笑自己没有女朋友时说出自己喜欢妖刀吗?不行,不是亲自告诉她这件事的话就不显诚意了。尝试和她约出去看电影,坐摩天轮或者去海洋公园,然后在道别时献上对她的深情一吻?……这种八点半档剧情是怎么回事。
“大天狗学长?”妖刀姬推着自行车走到他面前,“您在这里发呆,是有什么事情在困扰您吗?”
“在想怎么和你表白你才能接受我。”大天狗摆出了苦恼的表情,“单向暗恋令我很不舒服,比起不为人知的暗地擅自偷亲,我更愿意在一起之后凑过脸颊去面对面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