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

嘻嘻,开始白嫖了。
熟人和太太不要日我Lof!因为很羞耻我会哭泣的5555

-
他已经送出去很远了,从繁华热闹的京都游过,走过道路泥泞的乡间田野,穿越幽静茂密的树林。他们走在山中,风刮得有些大了,直到再也看不见人影踪迹,玉澡前才停下送行的脚步。
雪童子却没有停下,甚至没有回头再看他一眼。
说点什么吧。玉澡前想,我们总不能就这样分别。
“你何时会回来?”

雪童子闻言停下脚步,他顿了一下,转身看向背后的玉澡前,眼神中透露出一股隐晦不明的情感。他眨眼,呼之欲出的情感只在片刻间消散。
“不知道,”雪童子说。“也许很快,也许要很久,也许永远不再回来。”

玉澡前不说话,双方都选择了沉默。
抱歉,雪童子想。雪童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产生愧疚的心理,或许是因为他没有考虑玉澡前的感受选择离开,而搪塞的借口却是修行。其实他们都知道,对视那一眼彼此直白又暧昧的眼神就解释了一切。巫女,寺庙,神灵,太多东西挡在他们身前。
所以他们都选择了逃避。

“再见。”雪童子说。
玉澡前仍然没有回应,他静静的看着雪童子,仿佛想从他的身上获取什么。他上前朝着雪童子走去,将他环在怀里。
雪妖是没有心的,所以也不会感受到温暖和情感。
雪童子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正在融化,某个部位被刺眼的阳光照射。九尾的大妖怪,给予自己生命的人轻轻将他环在怀里,雪童子颤抖了起来,他瞳孔放大,不受控制的僵硬。
“我爱你。”玉澡前轻轻说到。

他猛的想起临行前与她的诀别。

-
“去外面的世界吧,”巫女靠在墙上看着他,对他挥手道别,“去寻找爱的意义。”
“什么是爱?”雪童子问。“那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吗?”
“会有人教给你的,”巫女笑了,那是雪童子第一次看见那般明媚的笑容“是可以融化你的力量。”

-
“……玉澡前大人,玉澡前,”雪童子的声线沙哑不稳,“再教教我吧,教会我,告诉我什么是爱。”
玉澡前低下头去亲吻雪童子,霸道又温柔的撬开他的齿关。这是一个漫长的吻,直到他们都气喘吁吁,银丝被拉的很长,背光的玉澡前有些模糊。
“教给你,”玉澡前说。“全部,包括我自己。”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