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修。

嘻嘻,开始白嫖了。

【太芥】花吐症

太芥短pa。
花吐之症,需要两情相悦的亲吻,在花期之日没有得到,就会一天天痛苦着死去。

-0
芥川患上了花吐症。

-1
鲜红的玫瑰花瓣从嘴角吐露,他张开手掌接住那片花,随后将它捏碎。
花和人都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没有人可以知道。
他带起口罩,收起一副手帕放在身上。
起初下属们并没有太过在意这变化,面对他们关心的询问,芥川也只是淡淡的敷衍起这件事。
“没什么,”他说。“小感冒而已。”

-2
事情并没有如他口中轻描淡写的那般好,起初只是偶尔在咳嗽声中带出一两片花儿,而后却愈加严重。他的咳嗽开始带血,吐花次数越来越频繁。
直到那次与中岛敦的交战,受到重击的芥川双腿颤抖着跪倒在地,他感到喉咙里向上涌出一股热流,大口大口的从口中呕出鲜红的血和花。
耳边传来人虎的喊叫声,罗生门切断了空间,芥川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别告诉他,”芥川瞪大了眼睛,黑色的眼眸中是前所未有的杀意。“别告诉太宰先生。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说出去,就杀了你。”
“可是,芥川……”敦的心情复杂,他收起虎掌,恢复成人性的模样。“为什么,你看起来明明那么难过啊?”

-3
芥川逃跑了。
也不能说是逃跑,他向森欧外以养伤的理由离开。去到了谁也找不到的贫民窟藏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理由,到底是在躲谁,其实没人比他更清楚。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病症没有好转。贫民窟的天空是灰色的,芥川亦是一样。没有生气的他和贫民窟一样,仿佛永远不会好转和亮晴。
在死亡即将到来的日子,他蜷缩起身子静候和感受生命的消逝。
不得到心悦之人的吻就永远不会好转的病症…吗?
那就别好转吧,没有生存的条件和资格,请让我就这样死去。
如果由自己卑微的祈祷和请求来换取那人因为同情而施舍的唇,那么死亡又能差上多少?
芥川笑了,他笑的很难看。

-4
被人找到的时候,他已经在接近死亡的边界了。
“哦呀,果然在这里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明明只是对方轻声的自言自语,芥川却感觉如同一桶冰水从头顶一直浇到脚下,陷入绝境般。
……明明已经就要死掉了,芥川想。在这种时候被找到,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脚步声渐渐逼近,芥川挪动身体退到房间的角落。太宰停在他的面前,两人都陷入沉默的局面中。
“想在这种地方悄悄死掉吗,芥川。”太宰低沉的发问,比起疑问句更不如说他是在陈述。芥川听不出他此时的语气,他偏过头,却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叹气。太宰蹲下身子看他,轻轻的抬起他的下巴想扳正他的脸。
“看着我,芥川龙之介。”太宰说。
芥川不说话,也并不想去看他。说点什么?如果说他真的想说什么的话,大概就是责怪太宰为何要来找他,然后将他赶走。而喉咙只有撕裂的感觉,他即说不出话也没有力气赶走太宰,所以他只得固执的偏头。
太宰索性将头靠了上去,芥川却用手捂住了嘴。
“太宰先生不需要为了我这样做。”他说,“所以请离开吧,让在下孤独的死去就是对在下最好的帮助。”
“说出这种话来真是太令我伤心了呀,芥川。该说你蠢还是固执呢?”太宰脸上虽然挂着笑容,手没有放开的意思。芥川皱了皱眉头,太宰露出无奈的表情,却凑的更近了。“想要解开花吐症,需要的是两情相悦的亲吻,如果只是其中一方单相思的话,病症只会传染而不会解开。”
“那您为何……”芥川的话还没有说完,唇齿已被人堵上,芥川的眼瞳放大,视线突然被男人无限靠近的面容遮住,他什么都看不清,却突然一瞬间明了。
太宰按住芥川的脑袋,他们在潮湿阴暗的角落接吻。有什么正在滋生着,天光破晓在地下的贫民窟,就连芥川也感受到了——
花消失的感觉,和被阳光所照射的感觉。

-Fin
“太宰先生,既然我已经痊愈,那您为什么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吻我?”
“笨蛋,我偶尔也想当一名花吐症患者啊,向你索取两情相悦的亲吻。”

评论(3)

热度(78)